1、您怎么会参与援助“侵华日军性暴力受害者”活动的?

    1992年,在东京召开,“慰安妇”问题国际公开听证会之前,准备这个听取会的日本友人,就对我说,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韩国、荷兰、台湾、菲利宾等国家地域的受害者都来了,只是没有中国受害者的证言,有些为难,能不能帮我们找一下?希望我能找寻中国人性暴力受害的证言者。在日本侵略中国时,由日本军犯下的中国人性暴力被害事件不计其数。可是,找到受害者,并能来日本作证的人并不是很简单的事情。我马上就和北京的朋友联络,拜托他教给我找寻合适的受害证言者的方法。朋友就立即对我说,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受害者的姓名,但是在山西省有调查性暴力受害者的小学老师。他们可能会告诉我们具体的受害者,于是,就告诉我张双兵老师的名字和学校名。我马上就拜托北京的花冈受难者联谊会干事王红女士,寻找张双兵老师以及最少两名山西省的性暴力受害者。我想初次和性暴力受害者接触,比起我这个男性来说,还是女同志比较方便一些。

2、过程请您向我们介绍一下

    由于张双兵老师的协助,我们接触了几个山西省的性暴力受害者。一直努力找寻身体健康,表达能力顺畅,能到日本诉说被害情形的受害者。于是,就决定了万爱花女士和候冬娥女士两位女性来日本的事情。当时,中国人战争受害者来日本的事情非常不容易。而且,中国人性暴力受害者来日本的事,有很多难关。我拜托外交部和党组织以及中国国际友谊促进会。

  候冬娥女士有来日本的意思,但是因为行动困难,所以就给她买了轮椅。候女士的丈夫同意她来日本,但是候女士的周围的人和其他的亲戚反对她来日本。“被日本人害的那么惨,你还去日本?”“要是去了日本后,还会被残害”“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在日本生什么病的话,谁来负责任?”等等,说了好多反对批判的意见。侯女士坐车来西烟镇的时候,因为晕车不舒服,就在西烟镇的亲戚家里休息了。果然,又遭到这个亲戚的强烈反对,于是候女士就决定不去日本了。候冬娥女士的丈夫在两年后去世。没有人照顾候女士,候女士对未来绝望,自杀身亡。

3、请介绍一下万爱花女士出席国际公开听证会的情况

    1992年11月,在东京召开了国际公开听证会。大约有1000多人出席,日本以及海外的众多媒体都来取材报道。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国际红十字等国际人权机关关系者们也都出席,从各国地区来的性暴力受害者们走到台上,讲述了战争时被日本军的性暴力侵害的苦难经历。有的证言者把屏风挡在面前,不想露出真颜,讲述了凄惨的经历。从台湾来的受害者就连对自己的丈夫也没有说过的话,在屏风的后面,泪流满面的讲述了当时的事情。万爱花女士作为证言人,是第4或是第5个上台的。

  我和万爱花女士以及何清处长,坐在舞台的旁边从会场看不见的角落里,等待发表证言。从那里正好能清楚的看见台上受害者的音容。那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受害者的证言结束后发生的事情。坐在前台附近倾听同胞受害者告发的,韩国来的10多个受害女性,等控诉证言一结束,就一下子冲上舞台,把从北方来的同胞女性围在一起,互相拥抱,哭喊,挥舞拳头,怒斥日本军暴行。

    那个场面非常令人感动。我看了一下坐在旁边的万爱花女士。她睁大眼睛,很难相信的一直看着南北的朝鲜女性抱在一起,哭喊着,愤怒的样子。我想这个场面会给万爱花女士的内心带来很大的冲击。
 
4、万爱花女士发言了吗?

    接下来就是万爱花女士开始发表证言。首先是何清处长对在山西省的中国女性的性暴力被害实态做了简单的介绍后,万爱花女士开始发表证言。万爱花女士很刚强,说自己作为中国性暴力受害者的代表讲话,然后就开始讲自己过去苦难的经历。???讲话开始以后,还没超过4,5分钟。声音突然停止,两手还举着,万女士就一下子在台上倒了下去。会场一片骚动,在台上的10多个国际人权机关的代表也都非常吃惊,赶紧跑过去看。很多媒体的摄像机都捕捉到了这一瞬间。第二天的有些报纸上也刊登了万爱花女士倒下去那一瞬间的照片。人们都非常吃惊,当时被日本军施暴的中国女性们所受伤害有多深,迄今都铭刻于心,

5、您了解万爱花女士在这次会议后的活动吧?

    万爱花女士在国际公开听证会之后,就以东京为首,在各地巡回发表证言。很多的日本市民对她的证言都是认真的侧耳倾听,赞扬她的勇气。??回国那天,万爱花女士对我说了。以前我是一直想死了。现在我已经不觉得害臊了。在我来日本之前,我就想只在日本公布真名,不想在中国公开讲这些事。可是,现在不同了。我回到中国以后,要鼓起勇气,用我的真名,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更多的人。并且,呼吁家乡的同样受害的姐妹们,也拿出勇气面对世人。??1995年8月15日,在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特别节目里,万爱花成为中国首例,报知真实姓名的被日本军性暴力侵害的女性。

6、您对“慰安妇”或是“性奴隶”的意见?

    在国际公开听证会台上,发表证言的中途突然昏倒意识不明的万爱花女士的例子,说明了中国人性暴力受害者的状况。在那里,当时侵华日军对抗日民众的憎恶和复仇心,都毫无保留的发泄在同一民族的女性身上。中国性暴力受害者不单是日本军的“慰安妇”,“性欲处理对象”,也不单是“公共便所”, “性奴隶”。在侵华日军和被强奸的中国妇女之间,不管是否意识到,都显然存在这一种处于对抗状态的两种民族的政治关系,也就是“侵略”和“抗日”的关系。他们对中国女人进行极其非人的侮辱,彻底毁灭其作为人的尊严,通过给对方施加无数痛苦(有时甚至是死的威胁),企图以此来鼓舞因失败而消沉的日军的士气,或者是用来满足其复仇心或实施用来树立对战争的必胜信念,或者体验他们作为征服者的满足感。对日军来说,中国性暴力受害者正是他们那些行为最好施加对象。“慰安妇”“性奴隶”的称呼用在中国人性暴力受害者身上不合适。

7、您认为目前中国社会大众对待“侵华日军性暴力受害者”有什么问题?

  万爱花女士离开故乡,在大城市的角落里悄悄的生活着。在太原,谁也不知道她所经历的屈辱和苦难的历史。看到万爱花女士的村里的人们同情的心情是真的,在别的地方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她,她是无法忍受的。万爱花女士公开真实姓名已经有10多年了,比起韩国和台湾,菲利宾,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地域,迄今为止,公开真实姓名的性暴力受害姐妹很少。去年,访问南京的时候,一名性暴力受害的大娘看见我以后就哭着告诉我了。她哭着说,她的本名和苦难的经历被无情的同胞作家的手,刊登在报纸上的时候,周围的男性就非难她说“这个女人作风不好”“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有些上了年纪的男人还说“这种女人是中国人的耻辱”。社会贫穷不是可耻的事情。可是,就连对这些可怜的同胞姐妹都不能伸出温暖之手,中国社会人心之贫穷,我想我们应该觉得可耻吧。
  
8、我们应该怎么做?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极大的牺牲和苦痛,日军的暴行,数不胜数。我们不能忘记这些先人苦难的历史,作为历史的教训,必须及时准确的传达给下一代。

  去年11月,在中国唯一的纪念抗日八路军的国立博物馆的——武乡"八路军太行纪念馆"(1988年创建)里,举行了日本军性暴力图片展(武乡展)。展示着由支援被日本军性暴力被害者的日本市民团体作成的近170件图片。展示期间为1年。由日本市民的手,在中国首次举办了聚集亚洲全域被害的图片展示,备受有关人士的瞩目。虽然展示会已经开始了4个多月,但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

    抗战期间,那些妇女惨遭性暴力,对于她们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她们所受到的肉体上、心灵上的伤害,是我们现在的常人无法想像的。作为女人能公开站出来,指证这些事实,需要莫大的勇气。我们应该支持她们,理解她们。这次展示会也更是为了能让社会更加理解、支持她们,认可她们,支持性暴力受害者是社会的责任!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