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场
景:安徽巡抚衙门。
时:十五日傍晚。
    ? 年近六旬的巡抚王之春,正悠闲地品着茶。一吏匆匆而入内报告--
吏  :“大人,铜陵魏县令急电!”
    ? 王接过电报,耳边响起魏县令焦急的求援声。
魏县令画外音:“抚台大人台鉴:一伙反贼打着自立军前军旗号,凌晨向我铜陵重镇大通发起
        进攻,驻大通水师反戈,大通危在旦夕!贼兵来势汹汹,我铜陵恐也难保!恩请抚台,
    速派兵前来救援!”
    ? 王之春大吃一惊,手击桌,立即下达。
王之春:“这还了得!传令武卫军、安定军、水师赴援!”
吏  :“遵命!”
    ? 该人刚要走,王又下达补充命令。
王之春:“还有,传令沿江各地戒严!!”
吏  :“遵命!”
    ? 王在室内来回踱步,真如热锅上的蚂蚁。
 
第二十二场
景:大通厘金局。
时:接前。
  ? 在厘金局的断墙之后,仍有一讯(连)敌人在顽强抵抗。为首的朱千总正给他的
    手下的人鼓气。
朱千总:“几个反贼,成不了气候!弟兄们好好给我守住,打了胜仗,我给大家请功、请
    赏!”
  ? 清军为壮胆朝前放了一阵枪,一挺机枪吐着火舌。 
    ? 禄贞正伏在离厘金局几百米外的一座房子的屋顶上,敌人火力稍停,他向身侧的
    副手下达命令。
吴禄贞:“从正面硬攻我们会吃亏。你们各带些人,先从左右两侧进攻,打乱他们的阵脚
    后,我再从正面攻入。”
    ? 二人领命而去。
    ? 朱千总见义军正面火力有所减弱,甚是高兴。
朱千总:“我说几个反贼成不了气候嘛!”
  ? 他正说着,两侧枪声猛起。
一兵卒:“朱千总,不好了,反贼从左右两边攻上来了,弟兄死伤多人!”
    ? 他大吃一惊,叫身边一个哨官代他守住正面。
朱千总:“王哨官,你在这儿给我顶住,我带些人去支援两侧!”
    ? 一排兵力按他的吩咐,正在准备转移,他也刚立起身要走,一颗子弹,正好击中
    他的胸部,他立即倒下。这颗子弹正是从禄贞的枪膛中射出的!禄贞趁敌人乱了
    阵脚,跳下房顶,大喊:“冲啊!”他带领义军战士快速冲了过去。
    ? 官兵中有些人还在作垂死挣扎,与义军肉博。有的则已举枪投降,乞求饶命。一
    哨官举着刺刀,从身后向禄贞刺去;他有所察觉,闪过一边,反身就是一腿,将
    对方扫倒,再一刺刀刺死了对方。他接着又一连刺倒数人。其他义军也都英勇善
    战,敌军纷纷举手投降。
    ? 此时有两名义军押着一个官吏来见禄贞。
义军甲:“统领,他就是管银库的人。”
吴禄贞:“只要你把库门打开,我们不会难为你的!”
吏    :“小人遵命!”
    ? 银库内禄贞带四个手下的人,正在打开装银的箱子。箱内有的装有龙洋,有的是
    元宝。
吴禄贞:“我把这些钱统统交给你们保管,这就是我们前军的全部经费!出了偏差,拿你
    们是问!”
四 人:“统领放心,我们用脑袋担保!”

第二十三场
景:安庆巡抚衙门。
时:接前场。
    ? 一吏急步入,向王之春报告军情。
吏 甲:“大人,叛匪已占领了大通!省城防营邱管带和芜湖防营李管带,都未能得手,
    被另两支反军半路上拦截住了。八艘炮艇被俘,一艘小火轮被击沉!”
    ? 另一官吏又急入报告。
吏 乙:“大人,青阳、芜湖、南陵、铜陵吃紧!”
王之春:“快派人给徽宁池太广道吴景祺送信,要他火速派大军增援!!”
吏 乙:“是!”
    ? 对方刚走到门口,又被他叫住。
王之春:“等等!再叫吴道续派衡字军三个营立即前往援助!”
吏 乙:“遵命!”
    ? 他转身对吏甲下令??
王之春:“给两江总督刘坤一大人发急电,请求他派兵轮、调水师从水上支援!”
吏 甲:“遵命!”
王之春:“还有,请长江水师提督黄少春大人调水师来共同汇剿!”
吏 甲:“是!”
  ? 对方匆匆离去后,王一拳砸在桌子上,发狠地自语:“我要给他们来个水、陆两
    路大汇剿!”
   
第二十四场
景:通往大通的水、陆路。
时:十六日。
    ? 陆路上打着各种旗号的清军,从几个方向涌向大通!
    ? 江面上龙骧、虎威、策电三艘大军舰,向大通方向驶去。后跟三个营的水师,分
    别乘三十只湖标舢板。
画外音:“敌人分水陆两路潮水般涌向大通,吴禄贞率义军撤出大通,向南陵方向退却,
    以待援军。”
字 幕:横港。
    ? 吴禄贞率部与敌军激战,众寡悬殊,且战且退。
字 幕:杨家山。
    ? 秦力山率部与敌军激战,牺牲惨重,且战且退。
字 幕:南陵。
    ? 义军寡不敌众,纷纷血染沙场!
    ? 激战之后,旷野上到处都是尸体。一弯冷月,更添凄惨。有一具“尸体”活动了
    一下,他推开压在他身上的一具尸,试着爬起来。他终于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
    他有些迷惑不解地望着眼前的情景,他终于想起来了--
闪 回:
  ? 喊杀声震天动地,他正与一个敌人拼搏,忽然脑后受到沉重的一击,他不醒人事
    了!
闪 出:
  ? 眼前情景,令人惨不忍睹!
  ? 他面对战友们的尸体,落着泪紧握着拳说:“我发誓,我要你们报仇雪恨!”
画外音:“在清军的全力围剿下,大通义军孤军无援,血战七天七夜全军覆没!此次起义
    引起了清廷极大的震动,它是革命党人在长江流域领导的第一次起义,它是十一
    年后的武昌起义的源头!它也暴露了以康有为为首的改良派的保皇嘴脸,革命派与
        改良派从此分道扬镳!”

第二十五场
景:汉口。自立军总部。
时:两日后。
    ? 日本《汉报》记者,田野橘次郎正与唐才常谈话。
田 野:“据可靠消息:大通自立军前军于七月十五日起义,他们打得十分勇猛,开始时
    战果累累,不过在清军水陆大军的夹击下,他们血战七昼夜,全军覆没了!”
    ? 唐大吃一惊。
唐才常:“这消息可靠吗?”
田 野:“完全可靠!这是我们《汉报》的特约专电,千真万确。”
傅慈祥:“糟糕,他们没能接到我们起义延期的通知,自己单独动手了!有没有吴禄贞和
    秦力山的消息?”
田 野:“暂时还没有。我们宗方小太郎社长说,你们的处境非常危险,因为张之洞也会
    很快知道这个消息的,那你们自立军的起义计划将全部暴露!”
唐才常:“谢谢你!也请代我向宗方先生致谢!”
田 野:“不必客气!愿你们逢凶化吉。我该走了!”
    ? 唐、傅二人起身相送。
    ? 田野走后,他二人立即研究应急措施。
傅慈祥:“佛尘,我们得赶快动手,不然就要束手待毙了!”
唐才常:“对,马上派人四处联络,越快动手越好!”
  ? 此时林圭兴冲冲地进来。
林 圭:“佛尘,我从新加坡带回三十名敢死队员,还有一批手枪、弹药。”
唐才常:“你来得正好,现在情况十分紧急……”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