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联军的前身是在延吉、珲春、和龙、汪清四县的反日游击队,当民国二十一年日本帝国主义在东北进行疯狂的“讨伐”的时候,许多大的抗日义勇军部队,不得不化整为零,同时救国军和自卫军的总司令部也塌了台,一部分不坚定的分子,在日本帝国主义压迫与欺骗下,或则逃跑,或则投降,另外剩下一部分较坚定的部队,也在军事上失去集中的领导,各自为战,有被日寇各个击破的危险。在这个紧急关头,中国XX党东满特委动员其最好的干部,号召最坚定的反日群众,开始组织自己底反日游击队来和日寇作长期艰苦的斗争。这样就在延吉、珲春、和龙、汪清一带组织了反日游击队,并建立密切的联系与中心的领导。开始每队只有三四十人或五六十人,同时,反日游击队和其他反日队伍之间,仍存在着误会和芥蒂,仍没有建立统一的领导机关,因此,游击队的发展和巩固,受到很大的障碍。
  幸而中国XX党于民国二十二年一月提出了反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指示反日游击队去团结东北反日部队和力量来反对民族共同敌人日寇。此后我们就积极和救国军山林队及其他反日部队联络,号召他们不分党派,不问信仰联合起来。经过长期的努力,乃逐渐消灭从前的误会和仇视,并经常联合在一块与日寇作战,因此我们底队伍就日益发展起来。到二十三年春天,反日游击队就扩充为人民革命军第二军。救国军山林队,钱营长,熊连附,平日军,靠胜等部队数百人亦都加入。那时未建立军部,只以延吉、和龙的反日游击队及救国军山林队编成第一独立师;以汪清、珲春的反日游击队及救国军山林队编成第二独立师。游击区域由间岛四县扩大到东宁、宁安、敦化、安图等县,屡次击败日寇,军威大振。
  根据中国XXX反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东北人民革命军更进而组织全东北的抗日联军。在民国二十四年春,人民革命军第二军就与前救国军史忠恒部以及其他山林队共同组织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二军,一推举王德泰为军长,魏拯民为政治委员。抗日联军第二军到现在已有身经百战的数千英勇战土,活跃于辽东边区间岛吉东三十余县,成为浩浩荡荡的一支铁的军队。
  抗日联军第二军是在连年和日寇肉搏血战中发展和强大起来的。几年来转战数千里,固然常常得到大快人心的胜利;但也曾有时遭受极大的困难和牺牲。在打破日寇不断的“讨伐”中,我军最爱戴的创造者及领导者,XX东满特委书记童长荣同志以及许多智勇兼全的民族英雄,如史忠恒、黄文青、杜希俭、李金才、张彦明。崔正和诸同志,都先后为驱逐日寇、收复失地、人民幸福和国家独立而流了他们底最后一滴血。
  日寇每年进行定期的“讨伐”,并大肆其挑拨离间的伎俩,发散“民匪分离”,“消亡匪患安定民生”,“专打抗日军不打救国军”等欺骗和挑拨的口号。日寇又曾指使其奸细间谍托洛茨基分子,朝鲜人民“民生团”等混到我军内部,进行告密、破坏、离间、危害、暗杀等勾当,作为日寇的内应。这些日寇奸细知道我军是XX党直接组织起来的,将士很多是XX党员,而且XX党的反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确是驱逐日寇收回失地的唯一政策,所以这些日寇奸细就设法混入军内的XX党组织,厉行其两面派的阴谋手段,假意做出“坚决积极”的样子,以便窃取领导者的信任,来更凶悍地进行其奸细工作。
  但是,不管日寇怎样猖狂地“讨伐”,如何企图挑拨离间,和极力进行其奸细活动;但我军不断努力奋斗的结果,内部更加团结和巩固起来,和民众的关系更加亲密起来;特别是我军将士加紧了反对托洛茨基分子及其他日寇奸细的斗争,在二十三年春天就破获并处决了日寇的奸细组织,因而各方面工作更见发展,接二连三地给日寇以严重的打击。第二军所经过的战争,实难尽述,今只略举一二件顽强战斗的事实,就可见我军将土杀敌的勇敢及战斗的艺术。
  在民国二十三年冬期的“讨伐”中,到延吉湾湾沟的“讨伐队”有七百多人,我们底军长王德泰那时任延吉游击队大队部的政治委员,得到日寇进沟“讨伐”的消息,即准备迎敌。湾湾沟的地势非常险要,敌人要进沟,只有从沟堂中的大道通过,而两旁的山,离大道至多不过四百米达。我们底军长只带着六十多名的战士,在路两旁设下埋伏,每个山峰有两三名,很多民众也跑到山上助威。当寇军进人埋伏时,各山枪声四起,同时各山民众,一齐呼喊和唱歌,各山互相回响,更如千万军马,天崩地裂。日寇背腹受敌,也不知道游击队到底有多少人,虽然日寇有许多机关枪和大炮也无能为力。结果,日寇退至沟外宿营,我军则在沟里休息。我军知道日寇次日一定再来进攻,因此在夜间我军派了很少的队员到日寇营宿附近,游击扰乱,使之不得安寝。这样一连战了七日七夜,我军子弹用罄,先行退出,日寇亦精疲力竭,只烧了几间民屋便退往延吉。这七日七夜激战的结果,游击队只阵亡一名,伤三名,但敌人方面,则伤亡将士达一百二十多名。
  去年九月初,第四团团长侯国忠同志与张主任中华同志带着一百多人,在中东路东段穆陵站附近活动。他们初到那里,人地生疏,所以多半是靠着新联合的山林部队和民众去从事侦查。某日据山林队队员报告,次日夜间十一时,有一趟票车经过,押车的军队不过四十人,并说,打几枪,喊口号,那些“靖安军”便可缴械。第二天晚间,我军与山林队二十多人同到九站台马沟之间,拆断路轨,设下埋伏,两翼卡子各三十多人,各有轻机一架,堵截敌人援军,中央部队五十多人,有轻机一架,埋伏在铁道旁的水沟中。不久火车到来,在铁轨被拆的地方停止。侯团长立即下令射击,有数分钟光景,车中没有动静,遂下令停射,大声喊口号,也没有回答。侯团长此时已经判明,这不是票车而是日本鬼子的兵车,遂即下令猛烈射击,不许寇军下车,车内日本鬼子亦开始还击。激战多时,因我军据险射击,目标清楚,弹多命中。一部分日兵跳入车底。有一个徒手的日本兵从车里猛力向外一跳,落在我军一个队员的身上,刚要夺枪,却被别一个队员一枪打死。那时车上已没有枪声;在车底下的日兵四十多名,则顽强抵抗,我们一面打着,一面派人上车搜查,搜了五六个车厢,都是白米面粉,罐头盒子和日本衣服。这时战事非常激烈,我军子弹快要用尽,只得携带轻便物品,退到林子里。这役我军七连连长张彦明同志与二位队员英勇殉国。到战后三天,听到被日寇迫去抬理日寇尸骸的老百姓说,日寇这次死了一百名以上,伤四十名左右,车上日兵二百名,只剩下五十多名。那些老百姓又说,车上还有一百名“靖安军”,没有伤亡,当枪声一响,他们拿定了主意“抗日联军上车来就交枪,他们要枪不要命,专打日本鬼子,不打中国人,不上车就拉倒。”可是那些满兵的官,到下城子却吃了日本鬼子的霉头,日本鬼子问他:“红胡子为什么不打你们?我们人死了一百多,你底兵为什么一个也不死?你一定与红胡子有联络、”日寇几乎把他枪决,烦了许多人做保求情,结果来了一个撤差大吉。我们听了老百姓这些话,知道山林队这次的情报太疏忽了,不然,我们必当有更大的收获,只对再候时机了。日寇这次死伤奇重。次日找到战场附近的居民大出其气,将战场附近的居民共四百多人,都赶到战场上,年青的抬死尸,老头小孩  妇女在旁边跪着,既不准弯腰,又不准抬头,抬死尸的抬了一天,那些跪的也跪了一天。日本鬼子又将山边沟里的民房都烧了,在田里的麦子也都烧掉。他们认为这样抗日联军就再不来了,既无住处,又无粮食,不用打也会饿死了。六年来日寇一贯地用这样残酷的办法,可是我们一个也没有饿死。
  目前在日寇猖狂进攻下,我国已进行抗战,这一消息,传到东北,必然千百倍地加强抗日联军第二军全军将士及其他抗日联军部队与东北民众的抗日意志,必然千百倍地努力进行抗日战争,与全国同胞一起,奋斗到最后的胜利。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