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门赴宴

    1898年过去了,新的一年又到来了。
    潮州战役后,林少猫率部转入山区,继续与日军周旋。
    潮州战役后,日军也尝到了以牙还牙、以暴易暴的苦头。于是,恶狼披抄开舞会,魔鬼也想扮新娘。
    此时,日军当局在台湾的暴行,不仅在国际上受到舆论的普遍谴责,就连日本国内也是一片呼声,指责“台湾总督府”的残虐无道。面对各方压力,儿玉“总督”再次使出诱降手段,并亲自出马,指使各地富绅出面,以所谓“割地讲和”为名,劝诱抗日志土向当局“归顺”。
     此时,日本踞台已近4年。1898年8月31日,日本“台湾总督府”曾颁布当年第21号律令即“保甲条例”,规定所有台湾居民(不包括日人及外国入)以10户为1甲,设甲长1人;10甲为1保,置保正1人。其保甲事务由保正、甲长等在日警指挥监督下执行。如出现“犯罪”行为,保甲内居民负有“连坐”责任。这一手段,极为毒辣,对抗日运动起了限制作用。
    在这一形势下,各路义军均躲避于深山丛林,补给十分困难。面对日军的诱降,部分义军虽知其计,然迫于形势,不得不相继有条件地与日本当局“讲和”。1898年9月,简大狮等拟与日本当局谈判,其间发生冲突。在缺乏准备的情况下,简大狮负伤退走北山。潮州战役爆发时,简大狮亦于12月28日率部出击北埔宪兵屯所。同年12月9日,柯铁虎则迫使日本当局允诺其所提十项条件,然后“划地自守互不侵犯”。其后,柯铁虎亦发觉日军实则步步紧逼,同样再次杀出敌围,潜入嘉义附近深山继续抗日。
    “三猛”之一的林少猫当然也是日方“招降”的主要对象。然而“猫豹”是不会轻易踏入陷讲的。对于日方的种种诱饵,林少猫不为所动。
    日军数度诱杀林少猫不得逞,又露出狰狞面目。1899年2月,由阿猴办务署和台南县办务署以巨额奖金悬赏捉拿林少猫,同时派遣特工实施暗杀计划,结果皆无获。可谓抛千金易,取一头难。林少猫藏匿活动于台湾南部各地,或伏于山,或潜于镇,如豹隐于林,如猫隐于市,九命不死。
    2月21日,天色未明之际,阿猴警察会同阿猴宪兵队、万丹阿里港守备队,包围港西中里下厝庄,企图围捕林少猫,但仅捕得林少猫13岁的养子陈豺,而少猫逃走。
    3月中旬,万丹守备队得到海丰在民林寿的密告,遂在溪州庄捕得林少猫之子林雄,关押在阿猴宪兵屯所的拘留所中。而仅10余岁的林雄,也是机智无比,竟于3月20日脱监而归。
    3月28日,林少猫率部100余人至海丰庄,惩处林寿的告密行为,将其住宅焚毁。
    日军万般无奈,再次使出“劝和”之计。
    4月间,日方由凤山办务署长丰田、阿猴办务署长满留及台南新报社长富地近思3人专门主持“诱降’林少猫的工作。他们一方面释放被俘的义军首领林天福以向林少猫“示诚”;另方面指派与林少猫有旧交的打狗(今高雄)豪商陈中和、凤山街长陈少山、凤山豪商林玑璋、台南县参事许廷光、阿猴办务署参事苏云梯等出面“劝和”。然林少猫不为所动。
    此时,日方又逼迫一人前往联络。此人与林少猫的关系非同一般,他就是溪州庄豪富杨实。杨实昔日与林少猫“互为表里”,不但捐赠大量资财给林少猫从事抗日活动,甚至将义女蔡鹅许配林少猫为妾,跟随其抗日。
    杨实之访,使林少猫有了新的思考。他深感随着形势的变化,抗日活动再像以前那样不断地运动游击,如今已是十分困难。断头一刀牺牲易,坚持长期抗战难。审时度势,将计就计,相应地转换斗争策略,利用日军的妥协,争取若干生存条件,对于继续抗日活动也是有利的。
    你有你的阴谋,我有我的阳策。一场新的斗争又开始了。4月19日,林少猫命其弟林狮先行出山,向日方提出若干苛刻的条件以观动态。这是一连串不带硝烟的“枪弹”。日方巨痛,然却无奈。几经谈判林少猫寸步不让,牙是锋牙,爪是利爪,猫豹依然是猫豹。最后,在日方表示接受其它一切条件的前提下,林少猫仅放弃了“下淡水溪通行舟筏由少猫义军征税”一条。此外,在文字表述上,将义军所提“赔偿金”改为“授产费”。
    双方达成的“条件准许书”内容如下:
    1、少猫占住凤山后壁林一带。
    2.该地带垦地免除纳税。
    3、少猫占住之地,官吏不得往来。
    4、少猫部属犯罪时,可提诉于少猫,官府不得擅行搜捕。
    5.少猫所住地域内如有土匪,当由少猫自行捕送官府。
    6.如有少猫部属被官府逮捕,有少猫保证当即释放。
    7.少猫从前之债权及被夺物件,准许少猫收回。
    8、少猫族党被系者,以少猫之请求,当即释放。
    9.官府推诚相待,少猫改过奉公。
    10.官府发给少猫授产费二千元。
    1899年5月11日,林少猫公开出山。这天也是农历三月二十三日,正是祖国大陆沿海渔民和台湾人民祭祀妈祖圣诞的盛大节日。
    台湾民间广泛信奉妈祖,岛内妈祖庙不计其数,香火旺盛。每逢妈祖圣诞日,台胞更是举行各种盛大的仪式,以示感恩。
    林少猫选择这一天下山,颇具深意。这不啻明示日本当局:台湾乃我中华之台湾,台湾人民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祖国母亲!
    这天,林少猫参加了阿猴当地的妈祖圣诞祭典,并捐祭仪300元。当晚,林少猫在东门外旧宅大宴亲族故旧,欢饮通宵。
    至5月12日也。这一日,林少猫将上演一出“鸿门赴宴”。欢饮通宵,既为祭祖,又为壮行。妈祖盛宴,酒是好酒,鸿门之宴,酒无好酒。
    5月12日,林少猫参加所谓“归顺式”,明知其为一场“鸿门之宴”。故此,临行喝“妈祖”一碗酒,点点滴滴在心头,浑身是胆雄赳赳。
    是日下午4时,“归顺”仪式在阿猴街南的铜锣埔举行。日方出席代表为阿猴宪兵队长曾我,阿猴、凤山两办务署长满留、丰田,特派员富地近思,警部冈本。中间人代表有陈少山、苏云梯、阿猴豪民林聪、苓雅寮豪民孙明辉、陈中和的家人周鸣球、郑焕文及东兴栈代表等人。林少猫则在其部下100余人的簇拥之下昂首赴会。他的部队包括客家人、闽南人和高山族人,全副武装,威仪颇盛。满留署长亲将10条“条件准许书”交给林少猫。此会之上,日军慑于林少猫的威势,终未敢“拔剑起舞”,其“意在沛公”也只有留待以后了。而从现场气氛观之,心惊胆战,惟恐对方暴起者,反而是那些“招降者”自己。
    此会之后,日方内部责难四起。或曰:“答应林少猫的10项条件,等于公开承认其驻地是自治区,承认其有超级治外法权。”或曰:这哪里是什么“招降土匪”?根本就是“台湾总督府向林少猫投降”!无奈,台南县知事木下吐露真言:“这是权宜之计,只要他们归顺了,那些条件即形同空文!”
    然而,日方的再次失利是人所共见,无法掩饰的。林少猫的“归顺”何尝不是“权宜之计”?林少猫又怎会真正“归顺”? 10项条件即便是一纸空文,日方表示接受又脸面何在?最为重要的是,对于日方的险恶用心,林少猫何曾不知不晓?连日本人自己都看出林少猫“猜疑入骨”。远者不说,即在“鸿门宴”上,日军也未占到半点便宜,反而受挫,即是明证。
    鸿门赴宴,林少猫又一次取胜而归。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