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列三猛

    “三猛”就是“狮、虎、猫”。
    “狮、虎、猫”者,简大狮、柯铁虎、林少猫也。
    1895年11月,日军宣布台湾“全岛平定”。然而,这只不过是痴人说梦、自欺欺人罢了。台湾人民的抗日战争,只是由原来的军民防御战转为当地人民的抗日暴动和抗日游击战。这些抗日志士,在日军档案中,一律被称之为“匪徒”。
    一件件紧急报告送到日本驻台第一任“总督”烨山资纪的面前。
    台湾北部的“匪首”有陈秋菊、胡嘉猷、林大北、林李成、简大狮、许绍文等;
    台湾中部的“匪首”有简仪、刘德杓、柯铁虎、黄国镇、林添丁、陈发等;
    台湾南部的“匪首”有阮振、黄茂松、陈鱼、林少猫、郑吉生、林天福等。
    烨山资纪,日本陆军大将,决定对台湾抗日军实行武力屠杀。然而,台湾人民的反抗斗争风起云涌,烨山资纪手忙脚乱。烽火四起,群雄并立。在这当中有三路“匪徒”最使日军胆寒。这就是时人洪月樵著《瀛海偕亡记》中所云:“当是时,台北简大狮、台南林少猫、中路柯铁虎,不约而同,各建旗鼓,谓之‘三猛’。”
    简大狮,又名太狮,淡水人,当地豪族。1895年12月31日,街大狮与陈秋菊、詹振等各路义军齐攻台北,毙日军300余人,义军死伤倍之。后日军增援,简大狮等战至弹绝而退。其后,简大狮率部转战台湾北部,使日军终日坐卧不安。1897年5月8日,是日本当局强行规定台胞选定国籍的最后一天。当日简大狮怒率五六千人再攻台北,一度冲入市区。义军首领之一詹振力战身亡。1898年2月,简大狮率部与日军大战6日后退入深山。次年初简大狮内渡大陆。清政府迫于日本压力,竟逮捕简大狮并于当年引渡至台湾。1901年3月,简大狮遭日军绞杀。其生前被押厦门厅时,曾留下一篇撼人心魄的言词:
    “我简大狮,系台湾清国之民……日人无礼,屡次至某家寻衅,且奸淫妻女;我妻死之,我妹死之,我嫂与母死之,一家十余口,仅存子侄数人,又被杀死。因念此仇不共戴天,曾聚众万余人以与日人为难。……故日人虽目我为土匪,而清人则应目我为义民。……惟我一介小民,犹能聚众万余,血战百次,自谓无负于清。去年大势既败,逃窜至漳,犹是归化清朝,愿为子民。……然今事已至此,空言无补,惟望开思,将予杖毙。生为大清之民,死作大清之鬼,犹感大德。千万勿交日人,死亦不能瞑目。”
    大狮一吼,旷世留声。惊天地,泣鬼神!
    柯铁虎,本名柯铁,浑号铁虎,大坪顶人,原从事造纸业,喜欢狩猎。1896年4月,日军初进大坪顶,柯铁以一人奔走于山林间,却敌500人,勇不可当。日军二进亡50余人,三进亡300余人,皆柯铁率民众所为。后简义等人来会,遂号“铁国山”。铁国山抗日武装在柯铁虎等率领下,屡屡出击云林等地,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日军无计可施,遂迁怒于云林一带居民,从1896年6月19日至23日,连续烧杀五日,劫掠4900余户,屠杀者达30000余人,史称“云林大屠杀”。然柯铁虎等并不屈服,数年之中转战深山,虎踞山林,敌之无奈。1900年2月,柯铁虎病重亡于山上岩窟中。余部仍继续战斗。
    铁虎怒目,傲气千秋。披腥风,沐血雨!
    林少猫(约1863一1902年),原名苗生,号义成,乳名及浑号为少猫、小猫。阿猴(令屏东市中心)人。其详细家世已不可考。然从大处着眼,台湾林姓仅次于陈姓而居台湾十大姓之第二位,是一个很大的族姓,故林少猫的先祖为大陆的汉族,当属无疑。又从大陆移民在台湾的主要分布区域看,尽管闽南人在台湾占居多数,但阿猴一带多为客家人,则林少猫的先辈很可能是广东东部或福建西部的客家移民。
    种稻碾米,滨海贩鱼,鱼米之乡。从阿猴西去,台南平原是全岛最大的平原,地肥水美,为岛内农业最发达的地区。阿猴所处的屏东平原则是台湾第二大平原,亦是著名的农业产区,而台湾最主要的农产品就是稻米。至于台湾南部沿海地区,渔业更是十分发达。
    乙末(1895年)年反割台斗争爆发前,世居阿猴东门外的林少猫经营着一家名为“金长美”的碾米厂,且身为厂东。此外,他还支配着当地的鱼类和豚肉市场。这一身份,堪称当地的望族。
    抗日救国,匹夫有责。名外大贾,义应守土。用广泛社会联系,展运筹经略之才。当乙未割台消息传来,于民心仇忾沸扬之际,林少猫登高一呼,便即集合数百地方子弟投入黑旗军中,并转战台湾中南部,为拒日保台屡建战功。
    刘永福内渡大陆后,林少猫又以其独具的威望和杰出的才干,集合各路大军,以新的方式灵活机动地打击驻台日军,遂被推举为台湾南部的抗日盟主。
    虎威猫戏,相映成趣;大狮小猫,各领风骚。抗日“三猛”,三者皆猛,又猛猛有别。北猛乃粗犷之猛,狮口如斗大声吼。中猛乃威武之猛,虎啸向天倭兽抖。南猛乃迅捷之猛,猫有九命悄声走。
    1895年底,台湾抗日战争进入新的阶段。此时,林少猫的抗日意志并未稍减,然却暂时掩藏行迹,潜回阿猴老家,表面经营旧业,且与屯驻阿猴的日本宪兵往来应酬,渐渐取得宪兵的信任。但在暗中却秘密联络分散的抗日力量,一方面与郑吉生等公开举事的义军首领保持密切联系,另方面直接部署手下的抗日骨干不断四处活动,或为义军筹集枪械弹药及粮饷,或不断偷袭对日军进行打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日本驻军虽寝食不安、疲于挨打,却怎么也摸不到对手何在,气急败坏之余,不得不承认:此人“长于计略,有神出鬼没之妙术与指挥数千抗日军之雄才大略。”
    1896年4月1日,日本发布《关于在台湾实施法令之法》。该法为日本统治台湾的基本法,因以“第63号法律”颁行,故又称“六三法”。依据这一法律,日本所派“台湾总督’唤行政、立法、司法、军事大权于一身,对台湾人民握有生杀予夺的权力。6月1日,日本第二任“台湾总督”桂太郎到职。这位陆军中将接过前任手中的屠刀,继续血染台湾。
    不久,日军便于6月间一手制造了“云林大屠杀”惨案,一时间阴风萧萧,哀声魈魈。
    林少猫怒不可遏,决定施以重拳。1896年9月21日,义军首领郑吉生率部数百人大举袭击阿猴街宪兵屯所,用汽油将其驻所彻底焚毁,战斗异常激烈。而这一行动的全盘计划皆出于林少猫之手。不但如此,起事义军就以林少猫的家宅作为主要阵地,且数百人的伙食皆由林少猫所供给。
    经此一役,林少猫的抗日面目也就暴露。但他早已踏上抗日救国的不归路,此次举事,不过是审时度势、待机而动。故此战斗一结束,他便义无反顾、抛家弃业,率部游击,并从此被推为南部抗日义军的盟主,时年约33岁。
    10月14日,日本第三任“台湾总督”乃木希典到职。又是一位陆军中将,更是1895年侵台日军三个师团长之一。然而此时林少猫的抗日身份虽已暴露,但日军仍然未能知其底细。又在一段较长的时间里,日本军警虽曾获得若干义军的文告、函读,上面赫然印有“管带福营中军左营关防”的大印;同时也知林少猫是原阿猴金长美号碾米厂的厂东,然却一直未能得悉这二者之间有何联系。乃木希典苦苦思索:以昔日黑旗麾下神勇将领这一颇具影响力的身份,发挥着南部抗日领袖作用的这一人物,究竟是何许人也?这是一个令其恐惧而又难解的谜。
    也许日军应当想到,此人便是林少猫。因为正是这个林少猫,率部转战于阿猴、凤山、潮州庄、下淡水等地,屡屡重创敌军,抗日旗帜始终高扬。
    也难怪日军无以确认此人便是林少猫。因为也正是这个林少猫,足智多谋,机敏过人,深藏善隐,神出鬼没。日军倾尽全力,终无所获。
    少猫弓身,如箭在弦。戏鼠者,射日也!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