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闻:奇事不断 巴纽寻英灵 老天也帮忙

    开挖前大雨 土质变软 挖掘变顺利 一句「带你们回家」 阴天转晴天 碑文名字变清楚
 

说明:图为国防部人员到巴纽开挖「拉布尔中国战俘营」纪念碑场景。

    【记者王光慈台北11日电】国防部昨天详述至巴布亚纽几内亚寻找国军遗外忠灵的经过。带队的后备司令部留守业务处长任全森透露,冥冥中似有天意,让迎灵工作顺利圆满。 任全林说,原本项目小组规画1月底启程,没想到出发前遇上近年最大的火山爆发,当地对外交通完全中断,行程被迫延后。

    我驻巴纽代表处原本担心,迎灵小组2月底再次出发的行程会因浓厚的火山灰被迫再延,没想到出发前一天,下起大豪雨,把火山灰都洗掉了。雨只下一天就停,隔天又是艳阳高照,让项目小组顺利启程。

    由于碑体几乎被火山灰覆盖,项目小组遂请当地侨民协助开挖,原先因干热土质极硬,小组原担心挖掘会不顺,但开挖前晚又下大雨,土质变软,第二天又变成凉爽阴天,挖掘相当顺利,很快就让整个纪念碑完整露出,上刻「中国广东民众死亡纪念碑」。

    依碑文显示,这是1942年被俘虏送至拉布尔当奴工的广东民众,在1945年被澳洲军队释放后,为战俘营中死难的636位弟兄建的纪念碑,其中有256人葬于后方墓区。

    项目小组着手抄录名册,但纪念碑上的刻文为阴刻,经半世纪风吹雨打,已难以辨识;项目小组准备对最后两行名字辨识前,成员心中默想:「前辈们,如果你们不想默默无名的乱葬异域,就让我们带你们回家吧。」

    此时原本阴暗的天空忽然露出阳光,小组成员在阳光下赶紧用布擦拭碑体,原本难以辨识的名字,忽然「一闪而现」,让成员们清楚看到完整名字;成员开始诚心默念,边擦边抄,554个名字(有82员无名)都抄完后,碑体又变回原本难以辨认的状态。

    提到这一段过程,小组成员说印象非常深刻,「他们应该知道,我们这一回去,(他们)可能就再没机会回家了。」小组成员不愿讨论这是否是灵异现象,只说「他们真的很想回家」。

                                    2009-03-11

                台湾新闻:八百壮士被遗忘 四行仓库变商场

  【记者程嘉文台北11日电】巴纽国军战俘中包括著名的「八百壮士」,引发大陆网友的高度关注。不过八百壮士当年据守的上海四行仓库,却始终没获得相对的重视与保护。 八百壮士原有423人,到战后幸存不到一半,最高阶军官是团附上官志标。他的儿子上官百成表示,随政府来台并与父亲保持联络的有十多人,可惜现在都已谢世。
 
    另外担任过谢晋元团长传令下士的厉鼎新,目前住在花莲荣家,前几年也曾被纪录片访问,不过他在部队撤入租界后就离营,并没有经历后来的战俘生涯。

    中共建政初期,由于不承认国府抗日功绩,也不重视八百壮士故事,谢晋元的坟墓还在文革中被毁。

    四行仓库则出租作为商场与办公楼,屋顶还被加盖两层。直到2002年,才在七楼楼梯间辟出一间小陈列室,但每周只开放两个半小时。一楼有谢晋元铜像与一幅水彩画,不过画中官兵的服装,却完全是「八路军」造型。

    1941年谢团长遭刺客暗杀,上官志标在一旁救援也受重伤,当时的染血军服至今被上官百成珍藏。上海方面曾经希望捐出来陈列,但他坚持要在仓库设立纪念馆,「把四行仓库还给壮士们,我一定捐。」

                                  2009-03-11

四行仓库八百壮士闻名中外 部分辗转成巴纽阵亡英灵
(2009/03/10 11:35)

「中国广东民众死亡纪念碑」墓志铭记载,1945年澳洲军队接管该地区后,释放当时被羁押于战俘营之中国战俘,并协助死难人员建坟,当初有636员死亡,其中仅256员葬于该区。(图:国防部提供)
记者王宗铭/台北报导

二战时期巴纽阵亡二百余位国军英灵日前入祀圆山国民革命忠烈祠,国防部10日上午表示,后续将比照「驻印度远征军阵亡将士之灵位总牌位入祀案」,呈报行政愿转呈马英九总统核定,配合总统府举行春祭享祭。

国防部今天上午举行例行记者会,由参谋本部人事次长王兴尉中将说明军方迎返巴纽地区国军遗外忠灵的处理经过。

媒体在去年12月披露,太平洋国家巴布亚纽几内亚的拉布尔市,发现埋葬国军阵亡将士遗骨的墓冢,国防部立刻会同外交部与相关单位成立跨部会项目小组,在完成背景史料清查和前往巴纽现勘的相关整备后,现勘小组在今年2月26日起程,亲赴巴布亚纽几内亚实地勘察。

经查史料发现,巴纽地区的国军墓冢包含有闻名近代史上,坚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以及民国31年被日军自南京老虎桥战俘营送往南洋劳役的战俘,计有1600余人,战后幸存回到中国的约有1000人。

现堪小组在当地发现确认三处墓冢,分别是陆军67师200团吴坤上尉、陆军新30师孔宪章上士、陆军上士曹友生等三座;当地从事抗日活动被捕成仁的梁有年、陈纬南等二员墓冢;以及此行新发现挖掘的「中国广东民众死亡纪念碑」。

根据此碑墓志铭记载,1945年澳洲军队接管该地区后,释放当时被羁押于战俘营之中国战俘,并协助死难人员建坟,1946年3月,由侨新必列颠岛广东民众大队长罗汝初暨全体队员建立该纪念碑,依碑文记载,当初有636员死亡,其中仅256员葬于该区。

国防部项目小组于3月7日自巴布亚纽几内亚迎回海外阵亡将士英灵总牌位,随后在圆山忠烈祠举办安灵典礼,让这群二百余位国军英灵正式入祀。

            【最新动态】台湾新闻 巴纽国军英灵 将迎回忠烈祠
                                            2009-03-05

    【记者王光慈、李志德台北5日电】英灵终于返台!二次大战时被日本送至巴纽当奴工的国军战俘,乱葬当地无人闻问,经联合报去年底独家披露后,国防部已于上周派员前往当地会勘。项目小组预计明天傍晚带着忠魂牌位返台,在中正机场举行简单的军礼迎灵后,直接前往大直忠烈祠安位。 国防部军事发言人虞思祖表示,台湾与巴纽没有邦交,之前国防部态度比较低调。国防部规画配合3月29日国家春季祭祀大典当天,为忠灵在大直忠烈祠举行隆重的入祀仪式。

    长期关注此事的立委林郁方指出,据他了解,军方至当地探勘后发现,多次的火山爆发使现场辨识极为困难,再加上公墓座落在私人土地上,想在当地立碑实在有困难。林郁方说,迎回英灵是政府能给为国捐躯的忠烈们最起码的尊敬和承诺,表示「国家不会忘记你们!」

    原订1月底就要启程至巴纽会勘的项目小组,因当地忽然火山爆发,交通中断,延至上周才出发。2月28日抵达拉布尔后,小组进行数天的探勘、清点和抄录姓名,并在现场举行简单的招魂仪式。

中国抓紧核实“巴新发现中国抗战将士遗骸”情况

中新网1月24日电  近来,一些网民在互联网上发布消息称,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发现了中国抗战将士的遗骸,并呼吁中国政府将其接回国内,给予相应待遇。据记者从外交部了解,中国政府有关部门对此高度重视,正抓紧了解、核实有关情况。
http://www.chinanews.com.cn/gn/news/2009/01-24/1541346.shtml

                        世界日报:巴纽抗日战士遗骸 两岸抢认领

【特派记者汪莉绢北京6日电】去年12月,本报系联合报独家报导「巴纽异域,国军荒冢千骨枯」,引起两岸政府重视,大陆网友回响更大,民间发起「迎抗日战士遗骨回大陆」活动,准备启程到当地迎回战士遗骨。

大陆外交部表示,正积极安排驻外使馆寻求和核实遗骸下落。

八百壮士遗骨 死无栖所

去年12月,联合报披露南纬5度,巴布亚纽几内亚前首府拉布尔附近偏僻的山坡上,有1000多名埋骨异域的将士,被两岸政府遗忘,不但没有祭拜的人,甚至在火山灰掩埋与当地人破坏下,面临死无安宁栖所的凄凉境况。这批将士中,有当年上海坚守四行仓库的部分八百壮士。

10万网友签名 吁迎遗骸

北京网民「天竺道」将联合报报导贴在大陆网络转载,发出「上海四行仓库保卫战的八百壮士遗骨在海外无人问」帖子,引起大陆网友注意,短短半个月,就有10万网友签名,呼吁政府将将士遗骨接回,给予相应待遇。

由大陆搜狐小区工作人员和「天竺道」发起成立的「迎接抗日战士回国筹备组」,计划安排20名网友前往巴纽,迎接抗日战士遗骸回大陆。

筹备组成员之一、搜狐小区总监梁春元表示,原计划农历春节后将有几名先遣人员前往当地,再次核实公墓地点和相关资料;目前因当地火山喷发,机场关闭和安全问题,先遣队的行程推迟。

梁春元说,这些遗骸迎回中国后,将在北京建立一个专门的陵园安置,相关经费将考虑寻求企业赞助。

大陆官方对民间的「迎抗日战士遗骸」活动,表示支持。大陆外交部北美洲大洋司官员向北京「京华时报」记者表示,外交部对海外发现抗战将士遗骸,高度重视,已紧急安排驻巴纽和澳洲大使馆官员前往实地察看墓地,并寻找其它抗日战士的墓地,并透过适当渠道,妥善安置这些抗日战士遗骸。

大陆驻巴纽的赵领事表示,目前已通过当地老华侨了解情况,正全面查核中国士兵的详细资料。

台湾国防部:当仁不让

记者王光慈台北6日电

巴纽国军公墓,传出大陆有意「认养」。台湾国防部发言人池玉兰昨天表示,只要确定身分,国防部当仁不让,绝对会负起照顾的责任。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陈铭政则说:「这是我们的事,我们也已经在做了。」谢谢各界的关心。

池玉兰说,国防部原订本月初前往巴纽现地勘察,但当地1月底发生严重的火山爆发,导致空中交通完全中断,目前国防部项目小组正密切注意当地交通状况,等恢复顺畅后,立即出发。

http://www.worldjournal.com/wj-tw-news.php?nt_seq_id=1842812

                                        2009-02-06

 

【2009/01/25 联合报】巴纽国军遗骸 中共也想争?

【联合报?记者程嘉文、李志德/专题报导】2009.01.25 03:03 am

本报独家报导在南太平洋新不列颠岛的拉布尔,曾有抗战时的国军俘虏被送去担任奴工,但是坟墓荒芜无人闻问。消息披露后,国防部与外交部组成项目小组处理,已经找到官兵坟墓,军方人员将于二月初到当地勘查。官员表示可能比照国军在印度的远征军公墓,在当地重新安葬、定期祭拜,并入祀忠烈祠。

中共外交部昨日也发布消息,表示有关巴纽发现中国抗战将士遗骸一事,中共政府有关部门对此高度重视,正抓紧了解、核实有关情况,似乎有意介入处理。

外交部新闻司副司长章计平指出,驻巴纽代表处已请当地华侨与台商协助,在拉布尔找到了这三座坟墓,现场状况也符合先前《联合报》的报导。目前外交部与国防部组成项目小组,研究可能的处理模式。

项目小组由国防部主导,正在清查能否找到这些官兵的兵籍资料,但由于政府来台前部队兵籍资料散失严重,机率不大。

国防部军事发言人池玉兰透露,比较可能的方式,是比照民国八十年代军方三度前往印度东北部兰伽、雷多、浪吐等地,修葺当地中国远征军公墓的前例。当年阵亡的一万七千名官兵除入祀忠烈祠外,我驻印代表处人员每年春秋两季均前往当地祭祀扫墓。

当年国军前往印度修坟时,曾经受到来自中共的阻力,人员一度根本无法进入当地。不过外交部分析,随着两岸关系改善,以及中共逐渐承认抗战史实,这次大陆方面应该不会掣肘。

立院外交国防委员会召委林郁方说,美国海军陆战队的精神就是「不论生死,都要把同袍带回家」,这种观念在军中根深柢固,才能成就一代强国。目前看来政府的作法值得肯定,不过动作一定要快,否则如果让中共抢在前面做了,「那真会丢脸死」。



【918网编辑部补充资料】
谢继民《我的父亲谢晋元》摘选
??关于50名1942年末被押送到新几内亚做苦工的孤军


最后一批(第五批)50名孤军于1942年末被押送到新几内亚做苦工,遭遇最惨。日寇从南京监狱抽1000人,金华抽500人,有战俘也有抓来的平民,汇合于上海。12月19日,押上海轮,经过36天颠簸,于次年1月24日到达新不列颠岛的亚色埠港。从此终日做着修筑公路、防御工事等劳苦操作。他们食不能饱,衣不蔽体,寝不得安,非刑拷打,无端加害更是常事。日军在太平洋上连吃败仗,制空制海权尽失,本土的舰船开不过来,俘虏连饭都没有吃。炎热的天气,疟疾流行。很多小虫叮后皮肤奇痒,抓破了就流黄水,接着糜烂,很多人死去。

孤军50人本着团长的教导,在唐棣、伍杰、陶杏春等16位连排长领导下,始终团结一心,互相照应。大家组织起来,开荒种山芋等杂粮(岛上逃不出去,有自由行动的方便),做到大家能饱腹。缺医少药则靠医官汤聘辛组织几个人采草药,海水晒的盐卤是唯一的消毒液,减少一些死亡。

1945年8月16日后,孤军发现日本人都朝向北方长跪不起,从韩国籍日兵口中打听出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我们胜利了。大家心里万分高兴,但作为军人,唐棣等官佐一直保持冷静的头脑。当时太平洋各岛上仍有十万日军,对下一步投降与否犹豫不决,甚至有杀光所有俘虏和土著居民,毁掉岛上一切,然后切腹自杀报效天皇的阴谋。当时即一方面与某炮兵团副官联系,请他设法去澳大利亚给重庆军政部发电报,结果回电是“没有船,等待命令。”另一方面在短时间内与印度战俘取得联系,他们英语好,再与澳大利亚军舰联络,将数万日军的布防情况告诉澳军。9月3日,以澳大利亚为主的盟军从亚色埠等处大举登陆,日军见势只得投降。9月26日,四行孤军等战俘被正式释放,得到自由。

为了寻船回国,官长们又四出活动。当时国际救援组织派船运送物资从澳洲到日本,救济广岛原子弹爆炸后的灾民,需要劳力装卸货物。孤军官佐便与他们协商,帮他们装卸,顺便将大家分两批带回中国。1946年2月21日,孤军34人从澳洲搭船回国,另有二人,一个因被日军殴打致伤成痨疾、另一个思乡心切精神错乱,被留在亚色埠澳军医院治疗,暂缓返国,另外14名孤军(占28%)则伤病而亡,客死他乡。3月18日,34名官兵回到上海,在各报宣传下,上海民众聚集码头,热烈欢迎孤军劫后归来,当战友相逢的时候无不抱头痛哭。由于日晒雨淋,劳苦役使,回来的孤军个个皮肤成了棕色、胡茬满脸,连老战友都不敢相认了。

南京监狱同一批去的1000人,只剩下333人回国,死去三分之二。一些体弱的男女战俘和平民,境况更为悲惨。日本帝国主义犯下的罪行真是罄竹难书。

    千余官兵成日战俘 被送拉布尔当奴工 死后墓园被毁 侨界求助政府修葺无下文


    新30师上士 巴纽国军千名战俘埋骨荒冢,图为新30师上士孔宪章之墓,该师隶属新1军,应该是在滇缅印边区被俘。【照片/读者提供】


    第67师上尉 图为67师上尉吴坤的坟墓位于墓园中央,也是墓碑最完整的一座。【照片/读者提供】


    【记者程嘉文专题报导】南纬5度,巴布亚纽几内亚偏僻的山坡上,有1000多名埋骨异域的国军将士,被海峡两岸的政府给遗忘。不但连祭拜的人都没有,甚至在火山灰掩埋与当地人破坏下,面临死无安宁栖所的凄凉境况。

    发现这批荒冢的当地华侨向记者透露,在巴布亚前首府拉布尔(Rabaul)附近的这批国军将士坟墓,是一位前澳洲飞行员告知。由于二战时期盟国与日本在当地曾有激烈交锋,许多战机一去不回,因此至今美国与澳洲仍派员在当地寻找残骸,试图寻找失踪官兵的下落。澳洲这位飞行员在任务中,意外发现密林中有几座刻着中文与青天白日图案的墓碑,曾告知北京驻巴纽大使馆,但是对方没有兴趣前往勘查。

    这名华侨后来付钱请土人带路,果然在山坡荒烟蔓草间找到3座国军墓碑,其中两个可辨识碑文,分别是陆军67师200团的上尉吴坤、陆军新30师上士孔宪章,另一具破坏严重难以辨识,死亡时间都是1945年。很明显他们都是抗战期间被日军送到当地当奴工,来不及等到胜利返乡就客死异域。

    对于国军俘虏原系到南太平洋当奴工一事,海峡两岸的相关研究都很少。少数记载包括当年坚守四行仓库的800壮士,退入上海租界后被英军软禁,后来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攻入租界,孤军变成俘虏,其中部分被解送到拉布尔,成为巴纽战俘。

    澳洲昆士兰华人联合会前秘书长粟明鲜博士在档案中找到相关记载:根据解放拉布尔集中营的澳军报告,先后约有1600多位中国军人被送来当奴工,在运输途中死亡者不计在内。在俘虏营当中死亡者653人,剩下约1000人,到1946年被美国海军送回中国。

    当年担任战俘营译员的华侨张荣煦回忆:幸存官兵回国前,曾与当地侨界合作修建一座公墓,安葬259位官兵遗骸。但是10几年后墓园失修荒废,遭当地政府夷平。当时侨界曾经向中华民国政府求援,但是台北方面没有下文。随着巴纽独立,华人大量迁居澳洲,后来拉布尔市区毁于火山爆发,留在当地的侨胞更少,早已没有人记得埋骨于此的国军将士。这次居然还能发现有未被破坏的坟墓,令人相当讶异与兴奋。

    毕业于广州中山大学历史系、任职于澳洲格里菲斯大学的粟明鲜感叹,尽管这些官兵都是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但都曾为了保卫国家而受尽了苦头,最后牺牲了生命,可能亲人至今都还不知道他们的遭遇。

    对比当年的盟军对阵亡官兵的极尽尊崇,国军牺牲的将士却被轻易遗忘,实在令后人感到汗颜。

                                 2008-12-22

巴纽国军荒冢综合报导:美日激战区 火山灰埋城 除中国战俘各国均设军人公墓

    【记者程嘉文专题报导】拉布尔(Rabaul)位于巴纽东北方新不列颠岛上,20世纪初由德国人建城。一次大战之后,澳洲取得德属新几内亚,由于拉布尔是深水港,因此将殖民地首府设于此地。不过1937年附近火山爆发,导致500多人死亡,首府因而移到新几内亚岛的莱城(Lae)。 太平洋战争爆发不久,日军攻占拉布尔,建设为海空军基地,作为南进的跳板。日军与盟军在新几内亚中部的雨林与欧文史坦利山脉之间激战,战机跨越海拔4000公尺的山脉轰炸对方,损失极为惨重。一直到今天,美澳两国军方都持续在新几内亚的陆地与海域,寻找当初失踪的军人遗骸。

    1943年4月18日,日本海军山本五十六大将从拉布尔起飞视察前线,事前被美军侦知情报,派遣战机拦截后攻击殒命。此后盟军在南太平洋取得上风,美军以海空武力封锁拉布尔,直到日本无条件投降。总计日本在拉布尔驻军超过10万,并有约两千名从各地(包括台湾)招来的慰安妇,此外还有大批战俘担任修筑的奴工。

    除了中国战俘外,各国在当地都有军人公墓。

    战后拉布尔仍然是新不列颠岛首府,海底大批军舰与飞机的残骸也成为潜水客的最爱。

                                    2008-12-22

 

                       住岩洞 啃地瓜 800壮士沦为战俘 幸存者稀

    【记者李志德、程嘉文专题报导】近代史上最有名的战俘,恐怕是抗战初期坚守四行仓库的「800壮士」了。这支由谢晋元团长率领的部队,撤入租界后,在抗战中期成为日军俘虏,有人进了拉布尔的战俘营。 1937年8月淞沪会战,10月国府决定撤出上海,命令88师524团第1营进驻四行仓库牵制日军。四行仓库战役只打了短短8天,最后在上海租界外籍人士的压力下,11月2日凌晨,370多名孤军撤入租界。

    800壮士前半段作战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详,但撤进租界后沦为战俘,却比较不为人知。撤入租界之初,他们还能维持部队的编制、训练,一心想的是看管他们的英军能够遵守撤军时的交换条件,把孤军送到后方,重新投入抗战。

    但天不从人愿,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上海日军占领租界,孤军的士兵变成日本人的战俘。他们分别被押往南京和杭州做苦役。

    另外有36名官兵,由第二排排长薛营鑫率领,被日军押到新几内亚的拉布尔战俘营,光海上航程就经历近50昼夜。

    民国6年出生在湖北的孤军战士田际钿,2005年曾接受大陆媒体访问,为拉布尔战俘营口述历史。根据田际钿的回忆,到岛上后,孤军战士被拆散,田际钿所属的「中国军人勤劳队」共有160人,包括共产党新四军。战俘们一天得工作10多个小时,住的是岩洞,吃的是地瓜,生病得不到医治,就眼睁睁等死。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接管拉布尔的盟军澳大利亚第13师所属军舰来了,岛上的战俘争相跳下海迎接,游了近半公里爬到舰上,和舰上盟军士兵一齐享受胜利的喜悦。但存活下来的战俘所剩无几,田际钿所属的劳工队,两年多后只剩38人。

                                                                            2008-12-22

                                      台防部将确认身分


    【记者李志德台北22日电】对拉布尔森林中的3座国军坟墓,国防部发言人池玉兰坦言,以往没碰过这样的案例。她表示,国防部可以立刻做的,是根据墓碑上的姓名和单位,查对现有的档案,确认3位阵亡官兵的身分。 池玉兰说,如果能辨识出身分,又能找到家属,国防部会依规定发给慰问金。

    至于要不要如空军坠落大陆的「黑蝙蝠中队」成员一样,迁葬回台湾,池玉兰坦言,「黑蝙蝠中队」是特殊个案,本案没有先例,国防部将会同外交部等相关部会研究,才能决定后续如何处理。

                                                                            2008-12-22


                                         悯恤军魂 理应修冢


    【记者程嘉文】军队是矛盾的组合:一方面,强调战场的不确定性,什么状况都可能出现;另一方面极度标榜忠诚、责任、团结、牺牲等美德,天底下找不到比军队更崇尚这些形而上价值的组织。 这种矛盾,在于战争不管对国家或个人,都是存亡的大事。但是战场上命悬一线,在生死咫尺的极端环境下,正常社会里有效的财帛诱惑或律法约束,都变得遥不可及。这时唯一剩下的,只有荣誉感与互信。也就是说,维系战场上纪律的,其实是江湖式道义关系:袍泽之间有以血盟誓的兄弟,才能够共赴死生。

    因此不难了解,麦克阿瑟元帅为什么在反攻菲律宾时要亲自登上沙滩,履行「我一定回来」的承诺;1990年代美军在索马利亚被迫撤退,也要想尽办法把战死同袍的尸身一起带回后方;甚至于太平洋战争结束超过一甲子,盟军仍在原始森林与海底寻找那些失踪者的蛛丝马迹……,对死者的重视,正是对生者的承诺。

    从这个角度出发,对于埋骨南太平洋荒岛、被遗忘了60年的国军将士,政府不管是最起码的修葺墓冢与入祀忠烈祠,甚至迎回骨骸安葬,都没有推诿与敷衍的借口。

    军购与否始终是热门话题,但军人失去灵魂与传承的问题却鲜少被重视。埋骨异域的国军当年为国效力,沦为日军俘虏,最后客死异乡,只要政府没有消灭,就有义务尽一切努力帮这些「失踪者」还乡。
 

鬼谷雄风的日志(澳洲昆士兰华人联合会前秘书长粟明鲜博士)关于战俘的记录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