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0五年九月三日,这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的法定纪念日,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正以每天两集的速度在播出纪录片《抗战》。2003年的时候,该剧组就曾和我联系,要采访当年南京光复和日本投降仪式的见证人,我的父亲??封仁中。就在有关方面发出邀请,要请父亲参加北京抗战纪念墙的保存手印的活动,中央电视台的采访组也将来湖南的时候,2004年3月22日一场小病,引发的心肌梗塞夺去了父亲的生命,时年75岁,采访被迫取消,顿成遗憾。根据父亲在抗战胜利五十周年参加《人民日报》征文,后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烽火忆抗战》一书的回忆,结合他给我讲过的往事,如是有以下的文字:

    1945年1月27日,我伯父所在的驻印军和国内出击的远征军全歼日军第33军团,克服敌军最后一个据点??芒友,中印公路全线打通,盟军车队从印度经缅甸进入中国云南省的畹町,3月首批到达春城昆明,结束了中国陆路遭封锁,汽车烧木炭的历史。5月,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决定将开至昆明的车队按型号、吨位分别组成9个连1000多人的直属车队。父亲是从邵阳乡下逃难到昆明的,受到伯父的鼓励毅然投笔从戎,成为第一连连部的机工兵,随部队奔赴湖南雪峰山会战的战地。他晚上架着行军床睡在吉普车旁边,一有空就学开车和修理,还积极地学习射击,一心想冲上前线痛快杀敌。在参加完雪峰山会战后,在芷江接受了日军的预降。总部命令汽车部队前往南京参加正式受降。8月,车队自昆明开往南京。

    战争将沿途公路毁成烂路,以前挖路防日军的坦克,还来不及恢复,吉普车带拖斗跑起来都困难。沿途看见的民房、店铺多数被烧毁,残存的也十室九空。如此山河,使人心中悲凉多于欢欣。正是这废墟,激发了父亲几年后毅然从香港返回故乡参加新中国的建设的决心;正是这废墟,使他难忘逃难途中遭遇的那场大雪,一夜过后,很多露宿风餐的百姓没有再站得起来,茫茫野地,雪盖尸体如坟墓;正视废墟,才能努力重建,战场拼命是爱国,战后建设也是爱国,行军的过程,就是深刻国难国耻的历程,就是成熟成长的历程。

    投降的日军向铁路沿线集中,车队每日穿行在战俘的行列中,看到衣服破烂、颓废的战俘,父亲感到自豪,但仇恨之心没有熄灭。有的战俘企图搭车,有的日本侨民也想买个座位赶路,被年青的中国军人断然拒绝,因为有的侨民战前是特务,战时是日伪政权的组成部分,投降时却又打着百姓的旗号。抵湖北时,夜宿蒲圻县政府,街上行走的日本人比当地老百姓还多。父亲在接触到并交谈的日本人中,发现仍有少数不悔改的顽固分子,公然叫嚣什么:“过二十年再打来中国。”他们是梦想做一二次大战之间奇迹崛起的德国。父亲想起逃难前,遭遇过日本军人在村里抢劫,日军牵着战马直接吃中国百姓家仓储的谷子,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因为听不懂日军的讲话,被几个日本兵用刺刀捅了十多刀;还有屋前的池塘被日本人洗杀人的战刀而血红的情景,禁不住揪住那俘虏的领口,举着拳头,厉声训斥:“小日本必然再次自取灭亡!”

    车队抵达武昌时,所见的房子虽然较为完整,比得上昆明的南屏街,但很冷清,蛇山黄鹤楼不见游客。一艘日本兵船“同华”号停靠江汉关码头,底舱大门打开,吉普车队鱼贯驶进底舱里。人员住进上面各舱,船直驶南京下关码头。船是日本战俘操作的,年青的中国军人威武地在船头迎风而立,一名日本水兵会讲中国话,指着长江水域,说:“你们中国少得可怜的军舰都被我们打沉了,你们可以打捞出来补补再用,哈哈。”想起中山舰等中国海军战舰在长江的悲壮牺牲,想起中国空军的飞行员驾驶中弹冒烟的飞机撞击日军舰的往事,父亲和几个战友将那个水兵打倒在甲板上,逼着他向长江而跪,父亲说:“我中国海军在长江的牺牲是悲壮的,你没有资格嘲笑我们的烈士,你们同华号没有被打沉,但乘坐的是中国军队,是胜利者!中国还会有海军,但不再是甲午的北洋,不再是沉江的中山铁甲!”周围的战友喊起了口号,该舰的船长不得不为其手下的胡说八道而道歉。

    上岸后,吉普车浩浩荡荡穿行南京市的几十里长街,不见其他行驶的军车、民车,如入无人之境。车队驶进黄埔路炮标营舍,四周住满了放下武器的日本人。宽阔的炮标没有一门好炮,到是马标仓库里存着堆积如山的飞机、汽车部件和各种机器工具,从飞机涂装来看,有日本飞机,也有美国飞虎队和苏联支援空军的,也有中国空军的,都是历次南京上空空战的飞机残骸,可以想象空战的激烈与悲壮。

    在散步中,父亲发现一些日本俘虏在拆营房的门板和窗户,想做柴火烧,他冲过去,踢倒了拆门的家伙,喝斥道:“你们投降了,还在毁坏中国军营的财务?这是清朝就设立的马标,给你们住,已经是优待了。”被踢的日军长期驻扎南京,懂点中国话,他狡辩道:“中国陆军打战的不行,这么好的房子,你们也不配住,我们要煮东西吃。过去我们进攻的时候,很多中国军队临阵脱逃。”

    父亲悲愤地说:“你们日本军队攻不破我陆军的前沿阵地时,就丧心病狂地施放毒气,你们很多时候是靠毒气突破我军阵地的,算什么本事?你驻扎在南京,大屠杀你们参与了?”面对父亲的揭露和逼问,俘虏们对毒气战的卑鄙行径无法否认,但几个日军都狡辩说不知道大屠杀的真相,说他们是后期从日本国内征来的。父亲口气坚决地说:“你们不得再破坏门窗,发现一次,我们就要搞你一次。”后来,日军战俘再也不敢拆门板破窗户了,有的还把半拆下的门板和窗户修好。

    父亲去了中山陵,看到孙中山灵前台阶上的铜缸有被日军炮弹炸烂的弹洞,台阶也有弹坑。祭告孙中山英灵时,父亲暗问:“日本人的炮轰,是否惊动了总理?我们光复南京,您知道吗?”守陵的卫兵向前来的年青军人讲述了日军进攻中山陵的战况。听说守陵卫士在这坚持到日本投降,父亲非常敬佩,但卫士说:“你没有看到中华门城下还有江边的屠杀场,草草掩埋的尸骨一层摞一层,滚滚长江浮尸千里啊!我们为了总理在此坚守,也是在敌后坚守着祖国的土地。做为军人,守不住百姓的安全,惭愧啊;我们死也丢不得脚下的寸土,在敌人的包围中,我们挺过来了。”父亲当年只在家乡听说过南京大屠杀,在中山陵卫士的指点下,他和战友开车去了几个著名的屠杀地点,果然看到了累累白骨。这些后来被挖掘并在审判日本战犯的法庭上展示的白骨,都是南京死难者的遗骨,刀砍、火烧的痕迹非常明显。尤其是一些孩子的骨头,正是侵略军惨无人道暴行的罪证!父亲和战友们震惊了,愤慨了,他们在旷野里喊:“我们光复南京了!你们的怨魂归来吧,亲眼看一看侵略者的下场!”他们的喊声引起周围百姓的哭喊,他们是来收尸的,可是该如何收啊!面对死难者,生者唯有撕心裂肺的一哭啊!(几十年后,父亲重游南京,看到南京翻天覆地的变化,感到欣慰。)

    1945年9月2日,东京湾的密苏里号军舰上,日本在无条件投降书上签字。9月9日,南京天气晴朗,在黄埔路尽头的军校礼堂里,中华民族谱写了一页辉煌的历史篇章??日本在华派遣军最高司令长官冈村宁次向我国签字投降,中国方面由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接受投降。礼堂里气氛庄严肃穆,冈村宁次毕恭毕敬向何应钦递交投降书,并交出自己的刀。作为一名爱国青年,父亲见证了这一光荣的场景,感到无比的扬眉吐气,曾经骄横不可一世的小日本,终于向不屈的中国人民低下了头,这就是历史,历史是公正的,历史就发生在普通人的身边。

    1945年10月,陆军总司令部发给每人一张直接参与抗战的证明书,这张证书长24公分、宽15公分,上盖有陆军总司令部大印、何应钦草字签名章,参战书上写着:“吉普车一连机工上等兵封仁中。”父亲后来在国防部工作,解放战争中离开陆军总司令部,他相信共产党建设新中国的纲领,毅然回国,回到家乡迎接解放,参加土改,成为邵阳市首批在本地录取的干部。但文革中,也是因为在国民党军队服役,加上同情单位的右派分子,考取大学的通知书被领导扣下,并被清除出单位。他只和伯父在码头拖了三天板车,就自告奋勇地在街道基建队当上泥瓦匠,拿惯笔杆子的手硬是磨出了老茧,很快就掌握了砌砖、施工、预决算,成为队长,奔走于邵阳、怀化等地区,带出了一批批徒弟;复职后,他在石油公司抓基建,直到退休。

    光阴似箭,转眼六十年过去,父亲一直教育我不要忘记那场战争!他还自己写文章,回忆逃难的经历,回忆抗战的往事,还要求我陪护好晚年癌症折磨的伯父。他支持王选,支持向日本索赔的细菌战受害的诉讼;他还一直是钓鱼岛主权的维护者,从石油公司退休后,坚持不懈地做着抗战历史的研究,也使我坚定了研究抗日战争的信念。

    在得知我参加了齐齐哈尔毒气弹事件的采访,甚至要接触当年的日本老兵时,他语重心长地说:“你说那个老日本兵想到湖南来指证抛弃毒气弹的地点,你就说我欢迎他来,早日清除毒气弹,就能避免它在六十年后再犯罪恶。”老人对当年战场上的对手已经真诚地谅解,只要真诚地忏悔,日本鬼子也可以变成日本朋友。

    抗日战争胜利六十周年,是为纪。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