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一家因“东瀛惨案”而“灭门”
——福建省福清籍华工陈善庆与他的日本妻子的悲惨遭遇
陈仁杰 郑松波

引 言



她是日本人,至今她的名字无人知晓。她在日本育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95年前,即1923年她携带着儿女随夫回到丈夫的故乡福清生活,过着极其贫穷的生活。20年后,她因饥寒交迫,把24岁的儿子“卖掉”充饥,女儿出嫁后生死不明。1947年,她的丈夫因贫穷潦倒而自杀他乡,25年后,她活活饿死,埋骨中国。她的一家4口因“东瀛惨案”而就此“灭门”,其中3个是日本人。关于这一段历史,日本史学家称:95前年日本军国主义者把屠刀砍向中国华工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同胞推进了万劫不复的死亡深渊,是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大和主义”制造了这一连串的惨案!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大姐!你们受苦了,我代表我的国家向你们道歉,向你们谢罪。”5月23日,在中国福建省福清市东瀚镇东庄村村前空旷的花生地里,已90岁高龄的“1923关东大地震被屠杀华工追悼执行委员会友好访华团”访问团顾问町田忠昭老先生冒着烈日,跪在被害华工墓前,久久不肯起来,他以中国古礼为不知名字的受害者劳工家属、日本大姐坟墓献花、上香,跪拜,声泪俱下地说道,让在场人士为之动容。

这位已故的日本大姐是谁?她的死为何能让她在死去整整70年后的今天,居然有日本友人第一次前来哀悼的呢?究竟这是一段什么样的历史,会让日本友人们涕泪痛哭的呢?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会让后人如此耿耿于怀、永世不忘的呢?且慢且慢!让我们慢慢地翻开历史这一页,为你细细道来。

这是一段已经封尘95年的历史,故事里所要讲述的主人公一家的悲惨遭遇祸起萧墙于1923年9月3日那个血腥的、被历史钉在耻辱柱上历史。

 


作者陈仁杰在墓前跪拜

 

 

关东大地震大开杀戒,万劫不复

 

100年前,有一位融籍乡亲名叫陈善庆,他的家在福清市东瀚镇东庄村,大约在清末民初到日本打工。东庄村位于东瀚镇北部,距东瀚镇中心约5里路,现该村有陈姓人家320户、1200人。在清末民初,东瀚镇地名称之为“六十一都”、“东县”。

在日本,按照现存在台湾档案馆里的资料显示,陈善庆当年在日本住在神奈川鹤见潮田町一六四八,职业为“职业商人”,具体经营什么生意已无从考证。

陈善庆在日期间与日本当地姑娘结婚,并育有一男一女,男孩大约出生于1919年,女孩的比男孩小2岁,应该在1921年出生。其家庭背景按当时的说法,称得上“幸福美满”的家庭了。

可是,陈善庆的“幸福美满”梦却止于1923年的东京大地震。导致他灾难的并不是直接毁于这场地震,一场比这场大地震更为强烈的人祸活生生地撕破了他的美梦,直接加害他们一家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和极端右翼分子。据历史记载,这伙穷凶极恶的军国主义分子在他们的国家遭遇特大地震灾难时,没有对自己国家的灾民施以人道主义的援救之手,而是泯灭人性地举起手中的屠刀,于地震后的第二天大开杀戒,活活地打死、杀死了至少8000名外国人,其中6000多名朝鲜人,中国人至少750多人。这些人大多数被集体屠杀,而后焚烧尸体,毁灭证据。

关于这段灭绝人性的历史,据幸存者的回忆录,以及许多资料显示,1923年9月1日,日本关东发生了大地震,就在大地震发生后次日,深受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熏陶的军警民为三位一体的暴徒,对旅日华工们展开了一次血腥的屠杀。从9月2日晚9点,日本暴徒300余人拥至大岛町八丁目华人所住的林合吉客栈,对客栈内174位华工乱砍乱杀,当场打死173人。这次集体大屠杀被日本外务省称作“大岛町事件”。接着,日本军国主义暴徒趁混乱之际,对聚居在东京大岛町、南千住、三河岛一带的旅日华工进行集体屠杀,750多名华工被害,史称“东瀛惨案”。屠杀之后,紧接着的就是毁尸灭迹。据1923年10月15日《民国日报》报道:“日本暴徒把打死的华工予以解尸,或抛入河中,或浇上汽油焚烧以毁灭罪证,致使许多遇难的中国劳工尸骨无存,以至于成为了在这个地球上永远失踪和下落不明的人。”

在这场的大屠杀中,现保存在台湾档案馆里的《关东大地震被屠杀的中国劳工后裔花名册》上是这样记载陈善庆的:根据当年目击者和现场证人称陈善庆“被青年团殴打致死”。

 

劫后余生成废人,过着猪狗不如生活

 

陈善庆并没有死,他被暴徒打断了四肢,遍体鳞伤。据后来陈善庆回忆,当晚,身负重伤的他当时是闻讯赶来的日本夫人冒死把他从死人堆里救出的。陈善庆没有死!他活了下来!

劫后余生的陈善庆成了残废人(注意:是残废,并非残疾),他于民国十二年(1923年)带着日本妻子,还有一儿一女回到了故乡的。他的妻子真实姓名无人知晓,村里的人都叫她“勒姗”(记者按:日语“大姐”的中文音译),陈善庆管她叫“叵哆”(中文音译,下同);陈善庆从日本带回的儿子名叫“陈兴仁”,陈善庆用日语管他叫“飞弟哆”,村里的人叫他“番仔”,番仔回来时4岁;女儿叫“阿南呛”,比哥哥“番仔”小2岁。

据陈善庆的族人陈兴传(80岁,1938年生),以及陈厚滔(88岁,1930年生)回忆,陈善庆一家从日本回到中国后,过着牛马不如的极其悲惨的生活。陈善庆回国时以及在他的余生里,他终身残废,手臂极度弯曲,双手反向后拐,双腿高度跛蹶,终身丧失劳动力。

在故乡,陈善庆靠为人做“媒”介绍婚姻挣点子儿养家糊口。在那兵荒马乱的年代,普通百姓为了节省“媒人”钱,都是草草地相亲,自己一家连肚皮都填不饱,哪有钱雇媒人。陈善庆一家的生活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困境,一贫如洗的他,常常揭不开锅,终年仅靠族人救济和挖野菜充饥。

上了年纪的老村民们说,当年,陈善庆家数我们村最贫穷的家庭,穷到什么地步的呢?他的一家穷到骨子里,谁见了都叹息,谁见了都落泪。寥寥数语,把陈善庆家的贫穷描述得淋漓尽致。

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福清遇上了荒年。次年,乡亲们无力接济陈善庆一家人生活,陈家无米下锅。万般无奈之中,为了全家人不被饿死,同年二月,陈善庆便把自家仅有的五分地田亩买给了堂叔陈维棁,换取口粮。不久,陈善庆又将祖传的唯独一间住宅卖给了堂兄陈善银。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失去土地便意味着饭碗,不是到山穷水尽的境地,在中国自古以来没有人愿意把土地卖给他人的。老一辈族人都说,陈善庆两次变卖房屋、田产,他的困境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再不卖,要死人的!”

 

 

1943年,陈善庆一家的生活继续恶化,万般无奈之中,陈善庆与他的妻子将24岁的儿子为人顶替壮丁,解救了全家人的“断炊”之苦,但儿子从此杳无音讯。族人说,当年,有人传话他在当兵的第二年死于战场,但陈善庆夫妇并没有予以深究。族人说,如果他还活着,肯定会还乡寻根谒祖的,但75年以来从未见他的身影。

陈善庆夫妇送走儿子后,紧接着,饥饿之中,为了他的女儿不至于被饿死,夫妇俩便把她当作“童养媳”卖了,村里的人也只是到后来才听说他的女儿嫁人了,但究竟出嫁何方,因陈善庆夫妇生前没有告诉任何人,其下落至今也无人知晓。“她应该在出嫁不久后死了。按照常理,姑娘出嫁后,每年的三月三都会回娘家的,但她始终没有回家探望父母,至少要回来为父母亲奔丧的!”族人们说。

 

无医无食,活活饿死遭灭门

 

1947年,陈善庆卷走了说媒的聘金,顶多就是十几个烧饼的钱,只身逃到福州。陈善庆出走后,有知情者传话:陈善庆已于次年吊死在福州的某棚户区厕所内,时年63岁。陈善庆出逃后,他的妻子更是举步维艰,无以继日,仅靠挖野菜、野草充饥。在陈善庆出逃后的次年,饥寒交迫中她被活活地饿死了!陈善庆的妻子,这个终身陪伴着陈善庆的日本女性死了。她死于饥饿、疾病,死于贫穷,死于孤立无援,死于日本军国主义者为她掘下的坟墓,今天依然令人唏嘘,令人辛酸!

 

 

 

陈兴传模拟陈善庆的妻子临终的时候的样子

 

“陈善庆的妻子死后,由族人为她安葬在村口的荒地里,坟墓面朝大海,朝向东北方,族人们希望她死后,孤魂能飞回她的国度,寻找她的出生地和她的父母。因为不知道她的姓名,也不知道该如何立碑石,因而她没有墓碑。只是每年的清明节偶尔有族人为她上坟。”村民们说。真可谓“明月夜,短松冈”、“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她经常带我上山挖野菜,我永远记得她的模样:极其黝黑的脸蛋,个子矮小,为人特别善良,回国多年后会说当地方言。当年她经常带着我上山、下地找霉臭的地瓜干,那是连猪都不肯吃的充饥,她还教我识别野菜、野草。她,死得非常惨烈,双手变形弯曲,全身缩卷,伏扑在地!”今年5月23日,陈兴传对“1923关东大地震被屠杀华工追悼执行委员会友好访华团”全体成员说。提及这段痛彻心扉的、已经被湮没的往事,陈兴传依然泣不成声。

陈善庆妻子的遭遇,真的是应验福清当地的一句俗语,那就是“台风打稻也打术(即糯米)”。


还原姓名,公开真相,希望日方要致歉


“东瀛惨案”已经过去近一个世纪了。“我们还原历史,不是要延续仇恨,而是不忘历史,深刻反省历史教训,才能面向未来创造持久和平,避免人间惨祸重演。” 陈善庆的族人都这么说。只是他们不知道“大姐”死后的70年岁月里,灵魂是否安宁。

95年前,当“大姐”携带着被残废了的丈夫和幼小的儿女踏上回中国之路时,那时的大姐还很年轻,那时的“大姐”怎么会想得到啊,她踏上的竟然是一条不归路。在通往这条黄泉路上,我们不知道她的孤魂是否与家人相遇,今天在阴间地府,她们一家人是否还是靠挖野菜充饥。

也许90多年来,“大姐”的日本家人每天都在望眼欲穿地翘首企待她的归来,也许90多年来,他们从未放弃过、也始终在寻找“大姐”的下落。也许,“大姐”的家人早已死于太平洋战争期间的“东京大轰炸”,也许“大姐”的族人早已把她淡忘。日本军国主义者在二战期间不仅屠杀了数以千万计的亚洲与东南亚的无辜百姓,也使得数以百万计的本国国民死于非命。所有的这一切悲剧,归根结底,都是由日本军国主义者、极端右翼分子和战争狂人所一手造成的。“杀人一千,自伤八百”,这也就是我们今天一直坚持和平、反对战争的根本所在——为的是让全天下生灵不再被涂炭。

“我们希望有一天,大姐的尸骨能迁回她的故乡安葬。我们也希望日方能帮助我们寻找到大姐的家人、族人,还原她的真名实姓。95年前,大姐的住址在神奈川鹤见潮田町一六四八,她和她的儿女持日本国的护照回来的,应该有档案可查。” 陈善庆的族人们说。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