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CTV《见证》——潘家戴庄大屠杀
2、滦南县《血证》 中共滦南县宣传部 滦南县广电局摄制


中国河北滦南县潘家戴庄大屠杀“千人坑”惨案

潘家戴庄对日民间索赔团 孟兆德 整理 2001年4月5日

1942年12月5日(旧历10月28日),我冀东地方武装八路军基干队由唐官营(我村西3公里),经我村向程庄(我村东3公里)转移,此时曰军派出…个密探、骑着毛驴尾随在后,当他探清八路军的人数、装备后,即从潘家戴庄折回张各庄(我村北8公里)鬼子据点,向他的主子铃木信报告。铃木信即召集张各庄、司各庄我村l3公)的侵华曰军200余人,当夜12点向程庄进发,妄图将八军基干队一网打尽。

基于队得知程庄伪保长程殿栋连夜外溜遇感不妙,随即撤离该村、迁回到我衬北两公里处设伏,当发现前来围剿的曰军马队,即开枪射击,走在前边一鬼子被当场击毙,铃木信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搞得慌了手脚、他万没有想到会在潘家戴庄村北遭伏击、急令撤退,日本骑兵队一直撤至皂户村。(村西南15公里),基干队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迅速转移。

12月5曰晨,日军派出密探报“八路军已经跑了”。铃木信对在我村北遭伏击仍咬牙切齿,他的主子侵华曰军第2了师少将兵团长铃木启久仍下达撤底肃正潘家戴庄的命令,所属第一连队骑兵队队长铃木信召集张各庄、司各庄、奔城(我村南8公里)等三个据点的侵华曰军250余人,拂晓前包围了我村,他们端枪,持棒,挨门挨户强迫男女老少,统统到村东南大场里听“皇军”的训话,慢者棍棒打,违者杀头,在敌人的威逼下,全村老少都被驱赶到村东南(地主潘俊章的打谷场上),这里刀枪林立,戒备森赶到村东南(地上潘俊章的打谷场上),这里刀枪林立,戒备森严,东北两面的房顶上站满了端着刺刀的鬼子,场南和路口中间,架了好几挺机关枪,村民被强迫跪着听训,鬼子拎着棍棒,端着步枪,围着群众晃来晃去,外围的群众不时被鬼子打的怪叫,场上气氛异常恐布。十点时分,日军以问八路军的去向为由开始动手。他们首先从人群中抓出小学教师马文焕,问八路军的去向,马回答"不知道",就挨了一阵乱棒打,接着一个鬼子对准他的脑袋狠狠打下去,马文焕脑浆四射,惨死在血泊之中。另一鬼子又从人群中拽出了齐盘成,大声喝道要不说出八路军的下落,同样下场,齐盘成未及答话,就被打死在地上。此刻一日军又拉出青年李庆发,扒去他的棉袄,有四个鬼子端着刺刀,对着他的前胸后背,连声逼问,八路军那里去了,李答"不知道",日军再次逼问,他答确实不知道,这时一个鬼子用刺刀扎进了李庆发的肚子,热血喷了一地,肠子流出肚外,倒地惨死。村民潘恩刚藏于自家幔子上,后被敌人发现,仍被赶进"杀人场",他脚步未稳,就被日军抓出来,一阵毒打,潘的母亲见自己的儿子惨遭毒打,忙挤出人群,搂住自己的儿子,对敌人说他是我的儿子是良民,日军哇啦哇啦的叫着伸手把潘的母亲抓起来,推入人群,对潘又是一阵乱棒,潘恩田的肩胛骨被打碎,左耳朵被打烂,他昏死过去,一个日军又在他左腿上扎了一刺刀。

时近中午,敌人没得到任何所需的东西。铃木信气急败坏,逐指令鬼子兵抓出李忠海、潘恩和、代运成、戈振久等十几名群众,当场刀枪棍棒打死,接着对全村群众下毒手。

敌人从群众中抓出30多名年青力壮的小伙子,用枪逼着他们将地主潘俊章家场北的挡车沟加深加宽,挖成一条长45米,宽7尺深6尺的长坑,挖好后,日军从挖坑人手中夺过锹、镐,先驱赶男人们进坑,面对死亡,人们挣扎处闯,敌人在人群中,狂刺乱打,棒起刀落,锹劈、镐砸,手无寸铁的和平居民成片成片的倒下,这群杀人狂把打伤的人们,扯着双腿扔进大坑.周树全誓死不进杀人坑,被日军一搞刨死在坑沿上。戴昌田被日军推进坑后,奋力挣扎外爬,被日本鬼子一镐砸碎了脑袋。 日军把人们推进坑内,并逼押着一群小孩抱来柴草,堆在坑上纵火焚烧。坑内未死的群众发出了阵阵凄厉的惨叫声。村民周树恩在火里奋力挣扎,乘敌人一时不备,从火坑里爬出来,随手抓去了着火的衣服,赤身逃出了“杀人场”。 时过中午,敌人吃过午饭,又把杀人魔爪仲向了妇女。开始,敌人用刺刀、棍棒、锹镐驱赶妇女进坑。女同胞们停步不前,刽子手们就用绳子拉、用扁担赶,将她们推进坑内,长坑里推满了死人和活人,已经装不下了,日军又逼着人们挖了一个长2丈宽I.5丈深5尺的大方坑,继续将妇女们赶进去。齐安居的妻子,进坑以后想往外爬,一个日军朝她前胸狠狠刺了一刀,齐妻应声倒在血泊中,他的两个女儿见到妈妈被敌人扎死了,趴在母亲身上放声大哭,万恶的日军又用刺刀把两个孩子挑死了。周树恩的妻子正顺着坑沿往上爬,被日军一刺刀挑开肚子,肠胃落地,胎儿流出。 在妇女们惨遭毒手之前一个挎腰刀的日本军官,喊了一声“花姑娘的,这边来”,一伙鬼子,心领神会,窜入人群,拽出几十个年轻姑娘、媳妇,拖进地主潘俊章的大院。随后,日本兵跟进一大帮,这群众野兽,在光天化曰之下,把她们轮番奸污了。然后,又把她们拖回“杀人场”,枪挑活埋了。孩子的妈妈们,只知道自己的惨死,哪里知道自己的亲生骨肉比自己死得更惨。丧尽天良的凶手们,把嗷嗷待哺的孩子抓起来就往火坑里扔,有的被一刀砍掉脑袋,再一脚踢进火坑,杀人成性的日本鬼子,凶狠的拎起几个婴儿就往碌碡上摔,把孩子们摔的脑浆迸溅,血肉横飞,最后将19名天真活泼的幼童全部在碌碡上摔死。

这些吃人的豺狼,一心要把潘家戴庄斩尽杀绝,最后,就连20多名挖坑的青年也被枪杀,锹铲于火坑之内。

除部分赶集不在家的和外出人员,在场的部分小学生,借给敌人抱草的机会,部分人借被敌人逼迫赶车送回敌据点的机会,中途弃车逃命,幸免遇难外,在场的我村和平居民全部被侵华日军枪杀活埋于长、方坑内,随后他们就窜回到村里,砸门落锁,翻箱倒柜,抢劫财物,然后就纵火烧房。全村顿时火光冲天,浓烟遮曰,直到傍晚,日本鬼子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载着掠夺的民财,洋洋得意的离开了潘家戴庄,回到了自己的据点,敌人点燃的大火,正遇上西北风,风助火势,愈烧愈烈,一直烧了三天三夜:整个村庄被烧成一片焦土。 这群灭绝人性的侵略者,制造了一起冀东地区最大的、骇人听闻的潘家戴庄千人坑惨案。一天之内集体屠杀我和平居民l280人,其中遇难男性608人,女性672人,孕妇63人,儿童385人, 摔死幼儿19名,遇难残疾人6人,25户被杀绝,强奸妇女1OO余人,抢入财物44车,烧毁民房l030间,损失牲畜49头。当时逃出来的有4人,一个月内因伤势过重死亡,有15名幸存者留下终身残疾,最后一名被致残的幸存者周树恩于去年春含冤去逝。

我家当时有了位亲人被鬼子赶到杀人场,只有我父亲一人幸存,其余6位亲人被侵华曰军杀害活埋。当时鬼子挨门挨户驱赶群众时,我奶奶孟赵氏当年55岁,因年迈体弱,行动慢些被鬼子用枪托打倒在地,我父忙上前扶起老人家,当一家来到东南大场时,已有好多村民已到现场,我父也不例外的被鬼子拽了出来问八路去向,当我父回答不知道时,一鬼子轮起4尺多长的大木棒朝着孔父的头部打去,他当时想完了,把眼一合头一偏,这一棒重重地砸在了我父的右肩膀上,顿时眼前一黑,险些倒下,当他睁开眼时,第二棒已轮在空中,一偏头又打在右肩上,他晃了两晃仍坚持站住了没倒,当第三棒再次打在他右肩上时,随着巨痛倒地昏死过去,我母亲孟于氏28岁(父前妻)以为我父被鬼子打死,在扑向我父时被鬼子用刺刀刺死在我父身边,我两岁的哥哥孟强被鬼子摔死在碌碡上,当我父苏醒过来时,看见鬼子正往长坑内驱赶群众,这时有一鬼子发现我父没死,强迫他赶车把他们抢的财物运往张各庄据点,他怀着对亲人的怀念,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杀人场,当车队走到中途,乘压车的鬼子不备,弃车逃命,我父亲当时挨鬼子打了三棒,因肩胛骨受损伤,留下终身残疾。在这次惨案中,我奶奶、姑姑孟香兰(18岁),姐姐孟凤春(4岁)、姑夫张伟(22岁)均被鬼子惨害于“杀人坑”内,我孟氏家族当时死亡47人,现有人口52人,以上是我父生前对我讲了不只千百遍的惨案经过。他老人家于l988年含冤去逝。

我受140名惨案幸存者及l900名遗属的委托,于2000年9月份组成对日民间索赔团,一定要为我们死去的亲人追回公道,为中华民族讨回尊严。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