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团大战,是抗日战争期间我八路军在华北敌后发动的一次规模最大的战役。这一战役,沉重地打击了侵华日军,粉碎了敌人围困我敌后军民的“囚笼政策”,迟滞了敌人向大后方的进攻,提高了我八路军的声望,打击了国民党的投降气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斗志,坚定了敌后军民争取抗日战争胜利的信心。

一九四○年的八月,中国抗日战争已经进入到第四个年头。当时,德意日法西斯互相勾结,妄图称霸世界。由于过去一个时期,英美法一味采取妥协政策,助长了敌人的反动气焰。在德意横行欧洲之际,日本准备打通平汉路南下,在亚洲发动新的冒险。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日本帝国主义对国民党一方面在政治上采取诱降政策,另一方面在军事上继续向国民党施加压力,扬言要兵分三路向蒋介石的大后方进攻,南路由越南进攻昆明;中路由宜昌进攻重庆;北路经洛阳进攻西安、兰州。在日本帝国主义的压力和汪精卫等国民党投降派的劝降下,国民党莫衷一是,投降活动日益加剧。乌云浓重地笼罩着国民党统治区的大片国土。

在敌人后方,我军在广大人民的支援下越战越强,对敌人的威胁越来越大。以太行山为例,我们的实力已由挺进太行初期的两个半旅,发展为十一个半旅。敌人为了束缚抗日军民的手脚,大搞“囚笼政策”,使我们的敌后抗战面临着严重的困难。当时,刘伯承师长曾生动地比喻说:从“囚笼政策”的意义上来说,铁路好比柱子,公路好比链子,据点好比锁子。日寇现在正忙于装置这样一个“囚笼”,企图把我抗日根据地的军民分割开来,永远作它屠刀下的羔羊,任其宰割。

为了挽救时局,打击国民党顽固派的投降活动,粉碎敌人的“囚笼政策”,扩大和巩固抗日根据地,一九四○年七月二十二日,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和左权副参谋长签发了上报中央军委、同时下达一二○师、一二九师和晋察冀军区的《战役预备命令》。这个命令明确地分析了全国的抗战形势和华北的整个时局,阐述了这次战役的意义,规定了这次战役的目的是:“以彻底破坏正太路若干要隘,消灭部队敌人,恢复若干重要关隘据点,较长时间截断该线交通,并乘胜扩大,拔除该线南北地区若干据点,开展沿线两侧工作,基本是截断该线交通为目的。”

正太路,从正定到太原,全长二百四十九公里。它横贯太行山脉,在崇山峻岭间蜿蜒西去,把巍巍太行劈成两截。它是华北敌人的重要战略交通线,也是对我根据地进行破坏的重要封锁线之一。在这条铁路线上,有天险娘子关和日军在华北的重要燃料基地阳泉、井陉煤矿。除太原与石家庄外,日军以第四、第八、第九三个混成旅团共三千六百余人,分布在五十个据点里,守备在这条铁路线上。沿线大小城镇、车站和桥梁隧道附近,均筑有坚固据点,各以数十至数百人的兵力担任守备。铁路两侧二十至三十里左右,均构有一线外围据点。敌人还经常派装甲车轧道巡逻,自吹自擂这是一条“钢铁封锁线”。

七月间,我军十八集团军(八路军)左权副参谋长曾带着彭总的初步设想,由总部所在地沿清漳河下来,到了一二 九师师部驻地,见到了刘伯承师长和邓小平政委。当时,左副参谋长传达了彭总的初步设想,说:这次破击战的主要目标,放在正太路上,而平汉、同蒲、白晋、平绥、北宁各线都要配合行动。除一二九师和晋察冀部队外,一二○师和豫、绥、热的八路军、决死队都将参加作战。邓政委听后明确果断地说:“这个设想我看行,可以这么干!”刘师长听后也很赞同。他们认为,这个战役非常重要,因为只有切断敌人的交通命脉,华北敌后的抗战局面才能改观,也只有狠狠痛击敌人,国民党顽固派的投降阴谋才能有所收敛。邓政委和刘师长接着吩咐我说:“打破敌人‘囚笼政策’,这一着棋太好了,彭总设想得很好。正式命令下达之前,一切战役准备工作你们可以提前搞。”遵照刘、邓道长的指示,我立刻开始了这一工作。

八月八日,集团军总司令部发出《战役行动命令》,同时发出《破坏战术之一般指示》。接到命令之后,刘、邓首长立刻忙起来。他们在作战室里通宵达旦地思谋着、指挥着。我忙着组织进行对地形敌情的侦察;兵力兵器的配属;道路的选择;弹药器材的准备;群众参战的动员;后方勤务保障等工作。

八月十八日,我们在一二九师前进指挥所??和顺、榆次和榆社三县交界的石拐镇,即太行军区的第二军分区司令部所在地,召集了由左、中、右翼破击队指挥员参加的作战会议。会上,传达了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八月八日下达的战斗命令:由我一二九师主力部队和晋察冀军区部队共同担任正太路破击任务。集总分工由聂荣臻司令员指挥下的晋察冀军区部队,以十五个团的兵力,破击阳泉以东、石家庄以西的正太铁路东段;由刘、邓首长指挥的我师部队与决死队的一、三纵队也是十五个团,担任阳泉至榆次段破击作战任务。在作战会议上,我把正太路上敌人分布情况,详细作了介绍。根据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作战命令和刘、邓首长的作战决心,将太行、太岳部队主要兵力作了如下部署:以十 个团破击正太路西段,另以二十八个团及地方武装,分布在平汉、白晋、同蒲诸线,进行广泛的破路袭敌,以策应正太路的作战。作战的主要方面,分为三路:左翼破击队以三八 六旅之十六团,决死一纵队之二十五团、三十八团组成,占领寿阳、榆次间敌军据点,破坏该段铁路;右翼破击队以新十旅之二十八团和三十团组成,占领阳泉、寿阳间敌军据点,破坏该段铁路;以三八五旅之七六九团、十四团及三八六旅之七七二团组成中央纵队,开进平定以西的天华池、苇池村地区。并以一部主要兵力控制阳泉西南之狮垴山,担任阻击由阳泉出犯或由平辽线援正太线的敌人,保证破击作战的顺利实施;以新十旅二十九团及三八五旅十三团结合平、辽、榆等地方武装,分别对平辽、榆辽公路进行破击。牵制各该线守敌,并配合中央纵队消灭回援之敌,保证我主力侧后安全。

根据集总关于攻占敌军据点,特别是铁路沿线据点,是达成破坏任务的先决条件的指示,我们要求,在战役发动之后,各个破击部队,要乘夜绕过敌外围据点,首先对铁路线上守备之敌展开进攻。最后我还讲了通信联络和后勤保障等问题。

刘师长精神很好。我讲完后,他指着作战地图,又强调了一些重要地方。邓政委简明而扼要地讲了执行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作战命令的重要意义,他指出:“对正太路破坏得越彻底,我们就越主动。这一仗必须打好,坚决粉碎敌人的‘囚笼政策’,扩大和巩固抗日根据地,克服投降危险,振奋全国军民抗战胜利信心,提高我军战斗力。”他还特别指出:“这个战役打好了,不仅对推动全国抗战,提高有志人士坚持抗战的信心有重大意义,而且对国际反法西斯斗争也会有重大影响。”

按照朱总司令、彭副总司令和刘、邓首长的行动决心,我军于八月二十日晚,以秘密神速的行动。果敢而勇猛的动作,开始对正太路守敌发起全线攻击。由于我军集中了优势兵力,又经过周密缜慎的准备,摸清了全线守敌,敌除石家庄、太原外,仅有三千六百余人,战线绵长,敌人首尾不能相顾。我军在全线投入几十个团的兵力,十倍于敌,造成了在这一地区敌我力量对比上,我占绝对优势的局面。所以敌人在我军的强大攻势面前,只有招架之功,而无还手之力,战斗发展比较顺利。战役一开始,战场上主动权即在我军手中控制着。

经过一昼夜激战,我太行、太岳部队的左、右翼破击部队连续攻克芦家庄、和尚足、马首、桑掌等车站、据点,消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破坏了敌方的术工物;打开了战场,为破路和进一步扩大战果扫清了障碍。

到八月二十五日,我太行、太岳部队又连续攻克上湖、燕子沟、坡头、狼峪、张净,同时攻克外围据点治西。至此,正太路西段铁路除寿阳等少数据点外,已基本为我控制。

与此同时,我晋察冀军区兄弟部队,在正太路东段经三 小时激战一举攻克了娘子关要隘,还攻占了井陉煤矿,使敌在华北的燃料基地损失惨重。在晋西北,我一二○师破击大同到阳曲的同蒲路一线,以及汾离公路全线,以阻止敌人向正太路增援。八月二十一日攻占静乐到忻县公路上的重要据点康家会。同时,平汉路、德石路、北宁路及其他主要公路均切断。这一阶段作战目的基本得以实现。

随着正太路上车站、据点,一个又一个地被拔除,我参战部队、游击队、民兵和人民群众,在“不留一条铁轨,不留一根枕木,不留一座桥梁”的战斗口号下,冒着敌机的低空扫射,对铁路、公路及一切附属建筑物展开了大规模的破坏;车站、水塔、桥梁、路基被拆毁、被炸掉。有的还把拆下的路轨抬到数十里外埋掉,把枕木放火烧掉。

在破击战役开始之前,刘、邓首长根据对敌情的认真分析,就已经预料到,由于敌指挥官骄横暴戾,并且器小易盈,战役发起之后,驻扎在这条铁路上的敌人片山旅团,将会抽集大部兵力,进击我右侧背。所以,在战役发起前研究兵力部署时,刘、邓首长一再要求我们注意这个问题。根据首长的指示,我们决定把师的主要打击力量预伏在狮垴山一线,以防敌人拊我侧背。狮垴山位于阳泉西南,是控制正太铁路的咽喉要地。刘师长特别关照要我审时度势,严格指示部队,注意荫蔽集结,不要暴露意图。果然不出所料,战役发起后,阳泉敌片山旅团为挽救其分散守备部队被我各个击破的命运,纠集了其一切可能调用之兵力,并武装了住在阳泉的日本人,自八月二十一日起,开始向我狮垴山高地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兵力从六七百人增至一千五百人。在大批飞机的轮翻轰炸下,敌人向狮垴山拼命攻击,企图强夺这一有关战役败的要点,阻挠我战役计划的进行。守卫狮垴山的部队发扬勇敢战斗的作风,凭险阻击,顽强战斗。他们打退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给敌以重大杀伤,仅二十一日,敌人就伤亡百余,遗尸四十余具。二十二日晨,敌二百余人又向狮垴山东北高地进攻,激战终日,敌仍无进展。次日,敌又以炮火对我阵地轰击,并大肆施放毒气。午后,敌机二十余架,轮番低空轰炸、扫射,均未奏效。狮垴山争夺战,我军整整坚持了六昼夜,有力地保障了左翼部队的行动。这个战斗充分说明了我军不但攻如猛虎,而且守如泰山,大煞了“赫赫皇军”的威风。左翼部队连日在高平、道坪、红凹、卷峪沟地区歼敌后,争取了主动,安全转移。我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队六日到达榆社西北之双峰地区,把从太谷出犯之敌三十六师团永野大队包围,经一昼夜激战,歼敌四百余人,敌永野大队长被我击毙。

从八月二十日到九月十日,我军在民兵的支持配合下,按照预定计划展开,经过二十多天的奋战,任务全部完成。与此同时,正太路东段、平汉路、同蒲路北段,以及德石路、北宁路和其它主要公路均被破坏或切断,使华北之敌各交通线陷于瘫痪。第一阶段作战胜利结束。

早在第一阶段作战结束前,彭总就提出了乘胜扩大战果的设想,八月三十一日用电报上报中央军委,同时下发各部队负责同志。九月十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击战和友的军事行动指示》要求我军应集中力量打击敌人,明确指出,应依照华北百团战役先例,在山东及华中组织一次至几次大规模的对敌进攻行动,在华北则应扩大百团大战战役行动。这样,中央不仅完全肯定了由朱总司令和彭副总司令组织和指挥的这一战役行动,而且赞同扩张战果的意见。

根据集总的指示,我太行、太岳部队第二阶段作战中心是拔除辽县至榆社公路沿线敌军据点,相机收复和顺、辽县两城。并准备在辽、榆、武地区歼灭可能由平辽或白晋方面增援之敌。榆社到辽县的公路是敌人入我根据地的平辽公路前锋段,敌人早就企图把这条公路再向榆社西南延伸,经武乡与白晋路连接,以达到其分割我太北区、便于运兵的目的。

榆辽公路上的敌情是,该段共有榆社、沿华、石匣、管头等七个城镇与村落据点,由第四混成旅团之池边大队主力守备。

由于这段公路突出伸入我根据地内,敌工事设施坚固,兵力兵器较强,象榆社、管头就各有一个加强中队兵力守备。我们的战役部署是:以三八六旅、决死一纵队共四个团为左集团,攻取榆社、沿华、王景三据点;以三八五旅并指挥二十 三团为右集团,攻取管头、铺上、红崖头、关帝垴、小岭底等据点:一部扼守辽县以西之狼牙山,阻击辽县可能西援之敌;以新十旅分布于和辽线上破路袭敌,牵制并阻止昔阳、和顺出犯之敌,配合作战。

榆辽战役,于九月二十三夜发起。正如所预料的那样,辽县之敌即行西援。我按照刘师长、邓政委的意图,立即下令预伏在狼牙山的部队伏击敌人,敌增援部队即被击退。二十 四日我连克沿华、王景、小岭底、铺上等四据点。此时,我进攻榆社部队,激战方酣,敌人在我强烈火力与猛烈攻击下,开始放毒气,我采取了防毒措施,继续战斗。榆社之敌有城墙,有暗堡,有充足的弹药,丰富的粮秣,而且有飞机的支援,易守难攻。在敌猛烈炮火面前,为了减少伤亡,我军进行了坑道近迫作业,用炸药炸开敌堡,乘硝烟攻入城内,解放了榆社。

与此同时,我进攻管头部队,由于地形所限,在占其一 个碉堡后,未获进展。我右翼集团除一部分兵力围困管头外,抽一部分兵力先攻取石匣,然后,又返兵再攻管头。这时:敌已弹尽粮绝,我军遂又克管头。经过上述战斗,榆辽公路被我军彻底破坏,守敌大部被我歼灭,据点被我荡平。

我军在第二阶段整个战役进程中,重视实施战略机动,强调要在运动中歼敌。集总下达的第二阶段作战计划中,要求我师相机解放辽县县城。正当部队向辽县外围运动时,突然获番武乡敌人来援。于是,刘、邓首长毫不犹豫地要我下令除留少部分部队围城外,撤回进攻辽县的部队,把主力预伏在榆辽公路的红岩头一带,准备打伏击。攻坚战斗马上变为围点打援,把敌人调出坚固的筑城地域,在崎岖山地上歼敌。

部队半夜十二点到达预伏地点,拂晓就打了个成功的伏击战。

从九月二十日至十月二十日,战役的第二阶段主要战斗除上述在太行地区的榆社、辽县战役外,尚有晋察冀地区的涞源、灵丘战役,冀中的任丘战役和晋西北地区朔县到原平间的同蒲路破击等。

为了配合正面作战,我冀南、太行、太岳部队等也取得了不小的胜利。冀南军区四旅、七旅、八旅和新九旅及路西之十一旅积极战斗,配合太行军民将平汉路元氏、安阳段作了严重破坏,炸毁了该段大部桥梁,并一度攻击邢台车站。对正在修筑的德石铁路和邯济铁路的路基也进行了破击。太行区我新一旅除对安阳、磁县间铁路和长治、潞城间公路进行辗围破击外,并袭入长治机常我太岳部队对白晋、同薄作了连续破击,直接配合了榆辽战役,牵制了敌人。

第一和第二两个阶段的作战,给敌以沉重打击,使日伪军陷于异常混乱的局面,敌人急忙调集部队进行报复扫荡。从十月六日到十二月五日,百团大战进入历时两个月左右的第三阶段,即反扫荡阶段。

敌人的扫荡首先从太行开始,以后又在平西、晋西北、晋察冀、冀中等地进行。十月十日辽县、武乡、潞城、襄垣等地之敌三千余人,犯我浊漳河两岸,用什么“捕捉奔袭”、“辗围快剔”、“铁壁合围”、“梳篦战术”向我根据地军民进行报复。我三八五旅、三八六旅和决死一纵队避实就虚,节节 阻敌。我新十旅一部在弓家沟设伏,击毁敌人四十辆汽车;我三八五旅十四团阻止犯麻田之敌,在黄烟洞抗击敌人达三日之久。

十月二十六日,武乡之敌冈崎大队五百人,取道关家垴西进。我三八五旅、三八六旅和新十旅主力及决死一纵两个团,奉集总命令将敌包围于关家垴。彭总和刘、邓首长亲临前线指挥。他们冒着敌人的炮火,观察地形,及时发出命令和指示。部队于二十七日对侵入关家垴之敌发起总攻。敌一 边坚守待援,一边攻占风垴顶,并有三四架敌机轮番空袭。关家垴战斗非洲激烈,我与敌展开了短兵肉搏,几经反复,将敌大部歼灭。风垴顶的战斗也很激烈,我连续猛攻,予敌大量杀伤,在援军接应下,残敌仓皇而逃。

继扫荡太行之后,同蒲路敌四十一师团、白晋路敌第九 混成旅团,纠集七千之余,向我太岳区沁源及其以北地区合击,我避其锐气,打其弱点,在官滩地区,一举杀伤敌百余人。又在胡汉坪战斗中与敌展开十多次肉搏,杀伤敌一百六 十余人。

扫荡太行、太岳之敌,先后共达三万余人,经我军民两月奋战,到十二月初,终于粉碎了敌人的报复扫荡。

从正太路破击至榆辽战役和反扫荡,在历时三个多月的作战中,我太行、太岳部队指战员英勇作战,友邻部队协同配合,胜利地完成了正太铁路西段的破击任务,拔除了榆辽公路上的据点:加上其它各条战线对同蒲、平汉、德石主要铁路干线及公路交通所进行的破坏,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囚笼政策”,给予日军第四混成旅团的德江、原田、池边、铃木、坂井等五个大队和敌三十六师团永野大队以歼灭性的打击,毙伤日、伪军五千余人,缴获甚多。在粉碎敌人扫荡的第三阶段中,我军又毙伤日伪军二千七百余人。在浴血奋战中,我全体指战员充分发扬了英勇顽强、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在整整三个半月作战中,我亲眼看到彭副总司令、刘师长、邓政委和左权副参谋长,时常废寝忘食,运筹帷幄:冒着枪林弹雨,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指挥部队勇猛杀敌。为了胜利,他们历尽千辛万苦,使我永生难忘。面对装备优良、补给充足的敌人,我军克服了种种困难。有的部队在二十二 个昼夜中,很少吃到一顿饱饭,睡过一宿足觉,有时一天只喝两次南瓜汤,在阵地上睡一觉。战士们发扬一不怕苦、二 不怕死的精神,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哭,有的一连负伤两次,仍坚持战斗。就是这样,我们战胜了不可一世的敌人,取得了伟大胜利,但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正如朱德总司令所说:没有这个时期八路军的英勇牺牲和艰苦奋斗,就不能够有今日百团大战的伟大胜利。

在百团在战中,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战,踊跃支前,也是取得胜利的最基本的因素。在东德石西至同蒲,北至正太辽阔战场上,广大人民群众积极配合部队拆墙、破路,送弹药、运军粮、抢救伤员。特别是在正太、榆辽战役中,我们听到和看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寿阳县景上村自卫队员王蝉余等三人在火线上奋不顾身地抢救伤员,一个牺牲了,第二个上去又牺牲了,第三个再上去,终于把伤员抢救下来。和顺县寺沟村刘蒋氏老大娘,从战场上一连背走了七个伤员。和西县自卫大队长率领群众抢救伤员数十人,并抬着伤员与敌人打游击。……这无数的事例,都说明了人民群众对战役胜利作了多么重大的贡献。

自八月二十日起到十二日五日止,历时三个月又十五天的百团大战,以我敌后军民的伟大胜利、敌人的惨重失败而告终。在整个战役过程中,我敌后军民共进行大小战斗一千八百多次,计毙伤日军二万多人;伪军五千多人;俘日军二 百八十多人、伪军一万八千多人;破坏铁路九百多里、公路三千里;破坏桥梁、车站二百五十八处;并缴获了大批武器和军用物资。

在百团大战中,我们为什么能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取得如此巨大的胜利呢?除了上面提到的我军英勇顽强的作风,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和敌后军民的团结一致,密切配合外,我觉得还有些情况也值得我们认真加以总结。

首先,我们认真执行了党在当时的政策策略和战略方针。

当时,中国正处在民族危亡的关头,我党中央作了《关于目前形势与党的政策的决定》,同时还发表了《对时局宣言》,提出了要“团结到底,抗战到底”的方针。百团大战就是为了贯彻党的这一方针,以实际行动来振奋人心,遏止投降逆流,争取时局的好转。在对日作战中,我军的战略方针基本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百团大战就是在这一 正确方针下实施展开的。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根据敌我双方的态势,灵活地变换斗争策略,这是永操胜卷的法宝。由于百团大战坚持了党的正确的战略方针,才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其次是较好地实行了灵活机动的战略原则,锻炼了我敌后军民,提高了我军作战能力。这次作战的特点:一是它的主动性。这与我在抗战初期所进行的反围攻、反扫荡战役不完全一样。那时,我们处于被封锁的地位,有时迫于应付,主动性校而这次我军作战是经过充分准备,采取迅速而突然的袭击,给敌以猝不及防的打击。二是它的协同性,由于是大规模的战役进攻。以正太路为重点,战线以各破击线总长计算,约达五千华里左右,我军有一百团左右,并有大量军民参加了作战,在集总统一号令、统一指挥下行动,这在我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这次作战的战术特点还具体表现在,首先是把攻克据点与破坏交通紧密相结合。攻占敌人铁路线上的据点,是破坏铁路的先决条件,迅速破坏了交通,使敌人不便集结兵力,又是歼灭分散之敌的手段。因此,何时侧重于“破”,又如何侧重于“击”,这种指挥艺术,必须适时掌握。其次是设伏与围点打援交替运用。在敌我技术装备悬殊的条件下,对交通线之敌据点,往往采取奇袭手段。奇袭芦家庄、巧攻上湖、强袭和尚足,攻夺马首都是这种战术的运用。有时也采取围点或吸敌打援的办法,如围困落摩寺和辽县以及狮垴山、关家垴战斗,红崖底、弓家沟设伏等等均属这类。在整个战役中,有奇袭,有围困,有吸敌打援,有声东击西,完全根据敌情、我情、任务、地形的变化而决定。战术上变幻无穷,兵力使用上游刃有余,在战法上才能做到“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对于这些,彭总和刘、邓首长,在百团大战中都给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再一个需要提及的是,成功地运用了大兵团作战。百团大战中,我军投入兵力之多(一百个团左右),袭击敌人之众(敌在华北的五个师团、九个旅团约十五万人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战线之长(各破击线合计长度约五千余里),战场之广(遍及晋、冀、豫、察、热、绥等)都是空前的。不论是在主战场,还是协同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胜利。这在我军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为以后我军开展大兵团作战,提供了很好的经验。

当年,刘伯承同志谈到百团大战的战作意义和影响时曾指出:百团大战的胜利,提高了全国军民抗战胜利的信心,对于克服投降妥协危险起了重大作用。当时国民党顽固派的投降危险非常严重,不少人对能否战胜日军信心不足,悲观失望和投降妥协的空气弥漫着国民党统治区。百团大战一扫这种空气,振奋了全国人民的抗战信心。连国民党的军队也有反响。卫立煌当时就给朱、彭总、副司令打来电报说:贵部发动百团大战,不仅给予敌寇以致命之打击,且予友军以精神之鼓励。给日本帝国主义灭亡中国的政略、战略都是一次沉重打击。就连蒋介石在给朱德、彭德怀同志发来的“嘉奖电”中也不得不承认,八路军“断然出击,予敌甚大打击”。

这使国民党顽固派当时所谓的“八路军游而不击”的反共谎言不攻自破了。

百团大战不仅震动中国,而且震动世界。美国合众社驻北平记者,当时冲破敌人的严密封锁,向国际上连续报道了百团大战的消息;美国著名记者史沫特莱曾对百团大战作了这样的描述:从晋西高山,到东海海岸,从黄河畔到长城边,都成了战常“一百团人打击了敌人的整个经济、交通线和封锁网,战斗是炽烈而无情的。”

总之,百团大战成绩是巨大的,战果是辉煌的,意义也是深远的。我们要认真总结百团大战的作战经验,为把我军建设成为革命化、现代化的强大军队而努力奋斗。

在百团大战中英勇献身的烈士们永垂不朽!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