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提示

1,“1931年九一八事变是中国抗日战争的起点,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局部抗战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摘自《胡锦涛在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大会上讲话〉)

2,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王铁汉在北大营率军打响抗日战争第一枪。

3、盘锦市羊圈子镇后才屯村是王铁汉出生和童年生活的故乡。

4、专家提出:抢救文物,保护故居,让英雄名字与世长存。

王铁汉与九一八事变真相

――访著名抗日将领王铁汉的女儿王翠凤与抗战史专家张一波讲授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在沈阳悍然发动了震惊世界的“918事变”,占领了东北军的驻地北大营,不久又占领了整个东北。事变发生后,中国军队是否进行了抵抗?东北军是怎样撤出北大营驻地的?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到底从何时开始?这些半个世纪前的历史谜团始终困惑着人们。2006年11月12日上午,在沈阳市中山公园孙中山纪念馆举办的纪念孙中山诞辰140周年图片展的开幕仪式后,记者采访了著名抗日将领王铁汉的女儿王翠凤及918战争史专家张一波教授。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王铁汉在北大营率军抵抗,打响抗日战争第一枪

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关东军制定的一个蓄谋已久的侵略计划。据辽宁大学历史系教授张德良考证:1931年6月末驻沈阳的关东军头目板垣、石原、花谷正等已制定出具体的侵略东北的计划,原定实施时间是9月28日。后来由于该计划在日本军队内部暴露,这伙关东军头目才决定提前10天实施。

1931年,31岁的王铁汉正在东北军陆军第7旅620团任团长。他的团与另外两个团驻扎在东北军的军事基地――北大营。 北大营始建于1907年,建成后一直是驻兵重地,成为保卫沈阳的北面藩篱。当时的第7旅是东北军的王牌旅,总兵力有9700多人。

9月18日22时20分,突然一声巨响,南满铁路柳条湖段附近一股浓烟腾空而起。这是事后查明日军自己炸坏南满铁路一段,诡称中国军队炸毁铁路的爆炸声。这是震惊中国的一响,也是震惊世界的一响!

当时王铁汉正在家中,他以为是地雷爆炸,这是近几天司空见惯的事,并没引起注意。22时25分左右,爆炸声刚过,又响起隆隆炮声,埋伏在北大营围墙外面的日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的步兵在炮兵掩护下,以坦克开路,突然向北大营发起攻击。王铁汉得知消息觉得事态并不寻常,立即骑马赶到团部。他拿起电话呼叫旅部,始知旅长仍在城内。11时之后王铁汉得知,另两个团已经向东山嘴子撤退,但他始终没有接到上级的命令,只好留在兵营做战斗前的准备。到12时,旅长终于从沈阳城内打来电话,指示说:“不抵抗,等候交涉。”随后就失去联络。

“等候”不等于“挨打”。 王铁汉巡视了620团的防区,决心在日军向营房进攻时,进行还击。19日凌晨1时40分,日军步兵200余人和后续部队,向620团营地逼近并炮击营房。这时,东北军司令长官公署军事厅长荣臻来电话询问情况,并严令“不准抵抗”。王铁汉激愤地回答:“敌人侵吾国土,攻吾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而且现在官兵愤慨,都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敌人正在炮击本团营房,本团官兵不能持枪待毙。”

荣厅长当即指示:“将弹药缴库。”王铁汉斩钉截铁地说:“在敌人炮攻之下,实在无法遵命,我也不忍这样执行命令。”荣厅长又问:“你为什么不撤出?”王铁汉回答:“只奉到不抵抗、等候交涉的指示,并无撤出的命令。”荣厅长气哼哼地说:“那么你现在就撤出营房,否则,你要负一切责任!”电话也告中断。

正在王铁汉准备组织部队撤退的时候,日军的炮火更加猛烈,北大营上空火光冲天,炮弹呼啸,400余名日军在炮火掩护下已经向二营发起新的进攻。王铁汉眼见着许多战士倒在日军的枪弹下,北大营的东北军伤亡惨重……

“狗日的……!”王铁汉义愤填膺,从腰间拔出手枪,高声命令道:“打!”

打!这是爱国将士发自肺腑的声音!打!这是中华民族的愤怒呐喊!打!这是王铁汉为了保护更多的战士免于牺牲、为了捍卫中国军队的尊严,冒着违抗“将弹药缴库”的军命被迫选择的自卫还击战!

王铁汉的命令下达之后,东北军的子弹愤怒地射向敌人,日军当即死伤40余人,其余的日军龟缩回去。凌晨5时,就在日军攻击受挫之际,王铁汉在上级再一次催促撤退的命令下,率部队忍痛撤出了北大营。

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中国军队抵抗了三个小时后,全部撤出北大营。王铁汉以他的“铁汉”雄风,在那个屈辱之夜,为捍卫民族尊严挺身而出、拔枪而起,率军给侵略者的迎头一击。他向世界昭示:中国人民不可辱!中华民族不可欺!中华民族坚苦卓绝的14年抗日战争开始了!

后来,王铁汉先后率部参加了长城抗战、淞沪抗战、长沙会战、南昌会战、浙赣战役等著名抗日战事,成为闻名世界的中国军队抗日将领。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他曾奉命赴杭州受降。

1948年,王铁汉两次重返北大营,曾经痛哭连呼:“惨不惨!……”

辽宁“九一八战争研究会”名誉会长,辽宁省党校78岁高龄的老教授张一波是中国抗日战争史的权威研究专家。他一直从事918战争的历史研究、资料整理、实地考证工作。记者就是应他的邀请前往沈阳进行这次采访的。他给记者讲述了下面的往事:

北大营,作为九一八事变的一个重要发生地,现已经不复存在。仅剩下一处面积不到300平方米的残缺掩体,一棵104岁老杨树。 见证历史的遗迹在逐渐消失,他一直在为“留住历史的记忆”奔走呼喊,为九一八事变寻找历史证人。

去年,张一波教授发出了一个特殊的“寻人启事”:寻找北大营邻居100人;寻找北大营将士遗属亲友100人;寻找北大营撤退战役知情者100人;他还寻找到下令打响抗日第一枪的王铁汉的贴身警卫兼司机李明德。

李明德是沈阳教学仪器厂的离休干部,有着传奇式的经历。他最早为国民党参谋总长、东北行营主任陈诚当司机,1947年初开始给国民党辽宁省政府主席兼沈阳防守区司令官王铁汉当贴身警卫兼司机?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前一天,又成为张学良四弟东北民主联军副司令张学思的司机,后又为全国政协副主席高崇民开车5年。

据李明德回忆:王铁汉在沈阳任职期间,曾带他去过两次北大营。第一次是1948年2月上旬的一天,在车里,王铁汉详细讲述了918夜里日军进攻北大营的情景。 王铁汉说,当时东北军并不是一点防备都没有,北大营里的树都是呈现三角形布局种下的,为的就是用来抵挡来自不同方向的子弹。日本军队打进来时,620团不少士兵都爬到了树上。后来,树上的战士暴露,我下令开枪,与敌人展开肉搏……

第二次是1948年4月的一天,王铁汉请马占山等抗日将领再次来到北大营。王铁汉当时很激动地对大家说,日本军队进攻北大营时,我们兵力将近8000人,敌方的兵力仅有不到700人。我们并不是不能战胜敌人,是上面“不抵抗”的命令逼迫我们撤退。正是因为这个“不抵抗”命令,日本人才打进了中国,14年间伤害了我们几千万同胞!……

王铁汉说着说着失声痛哭起来,连声说:“惨不惨?惨不惨?!”

马占山也跟着哭了,在场的人全都流下眼泪。

张一波教授告诉记者:王铁汉1999年在台湾去世前,曾委托回大陆的朋友谭维中寻找当年的司机李明德,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去年,李明德老人的出现了却了王铁汉未遂心愿,也为918提供了新的重要见证。

78岁的张一波教授将晚年全部精力都放在九一八事变的研究上,他卖掉自己惟一的房子换回资金创办“九一八战争研究会”和“九一八战争网站”;他几十年如一日,披肝沥胆,为还历史真相奔走呼号;他忠告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过去屈辱的历史。 今天,当年战争的硝烟已经散去,见证九一八事变的人所剩无几,但是,那段历史和日本侵略者曾经给中华民族带来的苦难历史却不可以忘却。

正如张一波教授所说:“我们研究九一八事变,并不是纠缠历史,而是为了和平,记住战争;为了友好,研究历史;以史为鉴,面向未来。我们的愿望是通过历史研究,推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促进国际社会的和谐发展!”

“父亲的爱国主义精神激励着我们……”

2006年11月12日下午,在沈阳市铁西区工人村的一间普通住宅里,记者采访了王铁汉的大女儿,今年86岁高龄的王翠凤和83岁高龄的丈夫李香圃。王翠凤的同乡李彬、二儿媳程桂新也在场。

王翠凤老人向记者讲述起对父亲王铁汉的沧桑记忆和对胞妹王心仪、王令仪的骨肉亲情:

“我父亲王铁汉1901年农历正月初四,出生于盘山县羊圈子镇后才屯村,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后才屯村度过的。父亲小学是在村里读的。我家当时有7间房子,后院是菜园子、还种些果树,前院左恻是土墙,右恻是猪马圈。我1920年出生,小时侯和李彬等同学们在村子里读过书,听村里人讲过许多父亲的故事。我父亲小时侯性格倔强、聪明好学、又很淘气,是村里的孩子王。有人叫他王铁棍,有人叫他王铁娃。他经常和同学们在一起分伙人马做游戏,声称自己是总司令,指挥同学们互相交战。”

“父亲是一个坚定的爱国主义者,是一个有大理想、大抱负的人。父亲经常和母亲说的一句话就是:‘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所以,结婚之后父亲并没有留在家乡、留在母亲身边,而是继续在高桥、锦州、奉天求学,寻找富国强民的道路。当时正是国内动荡时期,军阀割据、混战、民不聊生,国家仍然处在羸弱、贫困、被奴役之中。后来,父亲毅然弃文从军,加入了张学良指挥的东北军。”

“小时候,我很少见到父亲。父亲在我印象中是一个很威严,不苟言笑的军人,我甚至有些惧怕他。他回家的时候,我总是躲的很远。九一八事变后,父亲就随部队就去了关内,一直到1947年,我才和父亲见面。那时,他在锦州驻军,回家呆了两天,十里八村的乡亲都来看他。有的老乡问他,‘听说你打小日本立功了?’我父亲说,‘日本鬼子在中国杀人、放火,坑害了多少老百姓啊,在战场上你不消灭他,他就要杀死你。不抗日,中国就要被小日本亡国灭种了!’”

王翠凤老人说,1948年父亲去了台湾,从此与我们失去了联系。1988年我叔叔王铸汉收到了父亲从台湾寄来的寻亲来信,从此后,叔叔每两、三个月都要和父亲通一次信,聊一聊家乡的变化,亲人的情况。父亲也经常介绍台湾家里和在美国的两位异母妹妹心仪和令仪的家庭情况,我们的亲情有了新的沟通和交流。听令仪妹妹介绍,父亲晚年经常以亲历者的视角,应邀到台湾的一些学校、单位,巡回做九一八事变真相的报告,告诫后人们铭记历史,振兴中华……

王翠凤老人边说边打开影集,请记者观看这几年收集的关于父亲和亲属的照片。她手指着照片上的不同人物,向记者介绍了父亲王铁汉和诸位亲人的留影。她说,父亲几十年不忘故土,常以书信寄托思乡之情,1995年,近百岁高龄的父亲在台湾辞世。父亲一生中最大的遗憾就是客居台湾50年,没有机会回到故乡。他多么渴望看到祖国的强盛,多么渴望和故乡亲人们团聚啊!有幸的是,我们全家去年实现了盼望已久的与大妹王心仪和小妹王令仪及妹夫施敏博士的团聚。

王翠凤老人回忆道,去年6月6日,小妹夫施敏博士和小妹令仪到东北大学讲学时与我们全家相见,并一同参观了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小妹令仪告诉我们,父亲生前念念不忘自己是东北人,盘山人,经常念叨家乡亲人们的名字,嘱咐他们常回家乡看看,为祖国的振兴尽绵薄之力。如今,小妹夫施敏博士已经被聘为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清华大学、上海交大、西安交大、东北大学、山东大学、吉林大学等全国十几家著名大学的客坐教授。他经常来往于美国、台湾和大陆讲学,传递亲情,实现着父亲的嘱托,把最前沿的微电子理论、最先进的微电子技术带回祖国,为祖国培养了大批的科技人才。

去年10月10日至10月28日,王翠凤的小妹夫施敏博士受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邀请,在上海交大进行为期三周的关于半导体器件物理的讲学。阐述《21世纪半导体科学前沿技术的发展趋势和前景展望》。 施敏博士深情地对听众说道,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中国人作为全世界最聪明的人,应该为世界科技的发展作出自己的贡献,中华民族应该以新的姿态挺立在世界民族之林。

王翠凤老人今年已是86岁高龄,但是耳聪目明、精神矍铄,记忆清晰、表述清楚,在与记者的交谈中,她的爱国之情溢于言表。她和老伴都非常珍惜现在幸福、安定、无忧无虑的晚年生活。她盼望台湾能够早日回到祖国的怀抱,她的晚辈们能够带着大陆亲属们的浓浓亲情和家乡的百合花,踏上台湾的土地,去祭扫父亲的墓碑,让父亲思乡的灵魂得以永久安息。

采访结束前,王翠凤老人握着记者的手,请记者通过媒体代她向有关方面转达一个建议:“把父亲在沈阳的故居和出生的故居妥善保护起来,让它们永远成为历史的见证。”

抢救文物,保护故居,让英雄名字与世长存

在沈阳市五里河街辽宁省党校的家属区,记者敲开张一波教授的家门。一进门厅,记者就看到一块仿佛用老树皮雕刻而成的九一八战争研究会的牌匾,这是张一波教授经常和研究会理事们议事的地方。张一波教授身患糖尿病等多种疾病,腿脚不便,行走困难,但神情爽朗,充满自信。正巧,省党校党委副书记王洪山等专家也在场,我直奔主题与张一波教授谈起了如何认识九一八事变等相关史实的研究。

张一波教授肯定地说:“九一八事变实际是一场战争,事变时中国军队的抵抗体现出中华民族临危不惧、勇往直前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反抗奴役、不怕牺牲的高尚民族气节。毫无疑问,王铁汉是中华民族打响抗日战争第一枪的抗日勇士、 民族英雄,我们要宣传他的英雄义举,弘扬他的爱国主义精神,并让后人以英雄为荣。”

张一波教授接着又谈了他的想法。他说:“我们应该思考日本的靖国神社为什么要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处绞刑的战犯牌位立在殿里,还鼓动国人去参拜,而我们过去却对九一八抗日勇士、民族英雄鲜有宣传。我们现在就要大张旗鼓地为自己的民族英雄树碑立传!更重要的是要及时‘抢救’和英雄有关的历史文物,要把英雄的故居保护起来,如建立纪念馆,编写整理文集,创作一批文学作品,搬上舞台、银幕,让这个历史事件家喻户晓。我为什么要用‘抢救’这两个字,这就是说,这是一件非常紧迫的事情,现在不做,将来就来不及了。”

张一波教授和在座的专家们还向我介绍了不久前他们前往盘锦市后才屯村,寻找王铁汉故居的经过。那天,盘锦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张恩仲安排专人陪同张一波教授一行,并在后才屯村找到了王铁汉的堂弟―66岁的王朝江。

王朝江说:“当年的老宅还在,有100多年历史。”说着,带他们找到了那所房子。原来的7间房子,现在只剩下两间了。

同乡李彬介绍说:“王铁汉就是在这个房间出生的,他在这里度过童年和少年时代。”

张一波教授久久凝视着这所老宅,感触颇多。这所老宅东西长约7米,南北宽越6米,房子高约2.5米,是盘锦典型的平顶民居,现在还保留着老宅的泥墙、檩子、椽子、带轴的对开木门……王朝江还引领张教授一行找到了王氏家族的祖坟地。

盘锦市委和各级领导对这次调查寻找工作非常重视。市委常委、秘书长宋文利在市委招待所会见了张一波教授,并对调查寻找工作给予具体指示和安排;村委会和镇政府领导表示要向上级主管部门详细汇报调查寻找情况,从现在起就要保护好王铁汉的故居。

那天中午,记者与王洪山副书记、张一波教授等人还前往王铁汉在沈阳的故居进行现场考查。在和平区三经街的一处三角地带,记者见到了王铁汉的故居。这所解放前豪华、别致的二层小楼现在已成为一个单位的职工家属宿舍,大约居住了十几户人家,显得破乱不堪,院落的轮廓和旧车库仍旧没有太大变化。

张一波教授望着周围新建的豪华住宅,感慨地说:“世事沧桑,转眼快60年了。这所故居现在不保护起来,几年之后就会无影无踪了。”在场的人都颇有同感。

在撰写这篇文章时,记者曾经看到这样两篇相关的报道,一篇是《北方晨报》的报道:大陆首建国民党抗战博物馆。连战为馆名题字,博物馆将于8月15日落成。另一篇是《辽宁日报》的一篇报道:锦州凌海市萧军故居建成纪念馆和纪念广场,萧军女儿、女婿、儿子返回故里观瞻。显见,文物、照片、故居、纪念馆,能够集中展示历史年代特征和历史人物所创造的功绩,也能最好表达人民群众对爱国志士、民族英雄、先贤圣尊、伟人领袖的缅怀。

本文发稿之前,张一波教授又打来电话说:“目前,国内有二十几座抗战纪念馆、博物馆,都具有非常明显的地域性。如果我们的愿望能够实现的话,就会有更多的人知道918战争的历史,知道王铁汉;就会有更多的人,来参观王铁汉故居、参观纪念馆;甚至会有更多的人,来英雄的故乡投资办厂、繁荣商贸。这是利国、利民、构建和谐社会的一件大好事呀!”

聆听这位年近8旬、疾病缠身,仍躬耕历史研究、呼唤正义的老教授的衷心企盼,记者深受感动。是啊,复兴中华民族需要我们炎黄子孙前赴后继,构建和谐社会同样需要我们炎黄子孙的共同奋斗。记者期待着张一波教授的愿望能早日实现。

新闻人物链接:

1、王铁汉,原名王朝治,字铁汉,辽宁省盘山县人,1901年生。解放前先后毕业于中国大学、陆军大学、国防研究院。曾任台湾国策顾问、国民党中央评议委员。

王铁汉早年曾任陆军排、连、营、团长。旅、师参谋长等职务。九一八事变时担任沈阳北大营守军团长,因抗敌守土而著名。曾应邀在国联李顿调查团作证。其后历任师长、军长、司令官、省政府主席。王铁汉好读书,喜研究,博闻强记。先后著有《统帅与道德》《战争论》《东北军事史略》等书,特别是以亲身经历撰写的九一八事变珍贵史料,向全世界披露了历史事实真相,有助于对中国现代史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的研究。

2、张一波,山东省泰安人,1928年生。1940年参加八路军,1945年抗战胜利后在东北大学读书。后任黑龙江绥化中学教师,中共绥化县委组织部干事、秘书,区委书记 。

1949年调到东北局党校,其后在辽宁省党校任教师、教授。曾参加《中共党史讲义》和《东北抗联史》编写工作。主编《九一八战争》一书等。张一波教授亲身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

3、施敏(Simon M?Sze), 美国籍,1936年出生。1957年毕业于台湾大学,1960年、1963年分别获得华盛顿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硕士与博士学位。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美国工程院院士,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IEEE终身Fellow,台湾新竹交通大学教授,美国斯坦福大学荣誉教授。1991年因电子器件领域做出了基础性及前瞻性贡献获得IEEE电子器件的最高荣誉奖-Ebers奖。曾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提名。

施敏博士在微电子科学技术著作方面举世闻名,对半导体元件的发展和人才培养方面,作出贡献。他的3本专著已在国内翻译出版,其中《Physics of Semiconductor Devices》已翻译成6国文字,发行量逾百万册;他的著作广泛用作教科书与参考书。

凌海发现王铁汉写给弟弟的两封亲笔信

本报讯(记者 陈醒哲)12月1日,记者在凌海市三台子镇枣园村王铁汉先生的侄女家采访时,看到了他在1990年写给弟弟王铸汉的两封亲笔信。

王铁汉先生的侄女王立岩对记者说:“1988年-1998年的10年之间,大伯给父亲来过20多封家信,大多是怀念家乡故土、叙述思乡之情和手足之情的,有时也介绍一些台湾和美国亲属的情况。因为时间太久,只找到这两封。我清楚地记得,大伯1991年在一封来信中写道,”我现在很烦,只求国家和平……“记者仔细看了这两封亲笔信,信纸是白色的竖写版便笺,字体是繁体汉字,使用碳黑钢笔水,左行书写,字迹清晰,遒劲严谨,功力深厚。一封信大约260字,另一封信大约160字。两封信均使用“铸汉弟”的称呼开头,落款是“哥哥”。两封信的大致内容是介绍王铁汉先生在台湾的生活近况、心情,以及与国内和美国亲属之间往来的相关事宜。这两封家书,将成为王铁汉先生心系辽宁,心系家乡的历史见证。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援助共建|相关网站

中国抗日战争史学会理事 ◇上海市第四、五届优秀教育网站 ◇上海市网络文化协会首批会员 ◇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会员◇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筹建顾问◇世界华人保钓联盟顾问

中国918爱国网目标:收集整理中国军民十四年抗战的图文视频历史资料  建设记录民间对日索赔历程的最全面的网络数据库

中国918爱国网宗旨:将中华民族的贡献昭告世界  把中华民族的精神传承后代
2000-2017 CHINA918.NET 中国918爱国网 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0502001735号 ◇沪ICP备05012664号
编辑部热线电话:13341989448 邮箱:china918net@163.com 微信号:wuzuk918 QQ:49234746